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William Hazlitt--On Going a Journey 汉译(2)

2016-05-20    来源:en84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论出游

威廉·赫士列特

世上最惬意的事情之一便是出游;而我一向性喜孤往。居室内时我还喜欢交往;但是一旦到了户外,自然这个侣伴对我已是足够。那时我身虽孤独而绝不孤独。

田野是书斋,自然供卷轴。

我真不懂,一个人一边散步而又一边谈话会有什么妙处。如果我去了乡间,那我就要安安静静地住在那里,像草木一般地不声不响。我的职务并非是去评论绿篱与黑牛。我走出城市恰恰是为了忘掉城市,以及那里的一切。有些人也曾为了这个目的而去了湖畔水滨,但却把整座城市也都携带了去。我要的是宽绰余裕,而不是拖累障碍。我性耽幽寂,而当我很委身这样做时,我此外并无它求;我并不希冀。

隐居之中,得一友人

相与窃议孤独之乐,亦殊韵事。

须知出游之妙处,端在自由,纯粹的自由,以便思想、感觉、行动,一称一意。我们之所以出游,主要在于摆脱一切之障碍,一切之不便,在于置自我于脑后,更在于甩掉他人。正是因为我渴望稍有余暇来默想种种非切身的问题,而这时思想也

势将丰其羽毛,奋其翮翼,

而以前出没栖息之所却

未免备受局蹙,甚至损害,

我才向城市辞别一个时期,而一旦悠然一身,我也从无若有所失之感。这时既没有与马车上的友人相互絮叨佳肴美味之烦——往往这同一陈旧题目可以变着样地喋喋不休,我乃能暂免简慢冒失之举。这时但愿我能够:头上有蔚蓝之青天,脚下有碧绿的草地,前面一条幽径,曲曲折折,以及赶上三个小时的路程前去进餐,等等——然后便是去驰骋遐想!我一定能够在那寂静的草原上尽情玩乐。我一定会在那里笑、跑、跳、唱,满心欢喜。我会从那远方滚滚的云端,翻身跃进我的过去,并且沉湎恣乐其中,犹如一个黝黑的东印度人那样,一头栽入碧波之中,然后顺着海浪的飘拂而重新返回故土。于是,久经遗忘的许多东西——“沉埋的遗物,无尽的珍奇”,又会灿然俱呈,赫赫眼前,不禁生我感触,引我深思,大有还我初服之感。这里不再有那种尴尬的沉默,必须靠句勉强的聪明话或无聊俗套来打破一下;我的沉默则是来自心底的无所困扰的上乘沉默,因而乃无异最流丽的谈吐。对于一切双关语、头韵、对仗、辩论与分析,等等,我的喜爱绝不下于他人;但有时我却也宁愿一概不要才好。“让我,啊,让我也得点清静吧!”我现在乃是另有它事在手,这些在你也许视同等闲,但在我却重要得不啻“良心的素材。”难道这株野玫瑰只因为未得人的评论就不芳香了吗?难道这只穿着绿翠衣的雏菊不是跳入我的心坎了吗?但是如果我把这些使我如此心悦的情景对你讲了,你却可能一笑置之。那么这眼前的一切——从近在脚下的景物到远处的巉岩,再从那里到无尽的天边——我又何必不珍藏在自己心底,只供我一人沉思默想?正因为我那样做只会招人厌烦,我才喜欢独自一个。我听人讲,你自己遇到悒郁来袭时也颇能独自驱车或徒步外出,以寄悲思。但这不又要与礼不合,或者说忽视他人,而你的内心则一直巴不得立刻返回你周围的人群。“快扔掉你那半心半意的交往吧”,我不禁要说了。至于我自己,我倒宁愿来得彻底一些:要不一己独处,要不悉听人使;要不滔滔不绝,要不保持缄默;要不出去走动,要不端居静坐;要不与人应对,要不闭门谢客。我很欣赏柯贝特先生的一句隽语,即是他认为“一边吃饭一边饮酒完全是法国人的一桩恶习,而一个英国人只应一件做完再做一件”。因此我做不到一边交谈而又一边思考,一边苦心焦虑而又一边谈笑风生。“但愿我能得一素心人朝夕相处”,斯特恩便曾讲过,“哪怕他只讲些太阳一落日影便斜之类的话也好。”旨哉斯言:但以愚见看来,这类不断交换意见的做法终将破坏一个人对事物的自然感受,且易影响其心绪。如果你将自己的一番感受仅以哑剧的方式略加暗示,那当然不会有趣:但如果你要对它加以诠释,那又将把一件乐事变成一桩苦役。那是阅读自然将永远摆脱不掉为人絮絮讲解之烦。在出游这件事上我只赞成综合法而不赞成分析法。我只求先讲种种印象尽量储藏起来,以后再谈检验剖析。我只想见着我的模糊思想仿佛蓟草的冠毛那样随风轻扬,而不愿意它们纠缠系绊在辩论的荆棘丛林。我但愿至少这时诸事能暂从己愿;而这点除非你单独一人(至少周围的人你无须特别讨好),便完全无法办到。我并不反对把一个问题和某个人一路辩论上足足十里八里,只是绝不能管这叫作乐趣。如果你嗅到了豆畦里的花香正阵阵飘过路边,而你的同行者对此却毫无所觉。你指出了远方的一处景物,而他却是个近视,必须取出眼镜才能看见。再如天空中的某种佳氛,云彩上的某种色调,忽而便没有了相互了解可言,有的只是苦苦寻索,只是难满人意,结果必然使你一路不快,甚至心绪恶劣。但是一个人却不常与他自己争辩,因而我对自己所得出的结论从不轻易怀疑,只是当这些遭人反驳时才会想到要寻些辩解。这时不仅你与呈现在你面前的种种事物未必完全一致 ——这些还会在你的心中勾起其他,而所引起的联想又过于要眇精微,致使你难以向人言传。不过这些我却一向喜欢将它们储之胸底,抚爱不倦,只要我能逃脱周围人群干扰。在稠人广众面前而大动感情,往往不是显得过分,便是显得做作;但另方面,随时随地须将一己的内心隐秘向人不断揭示,以便使他人也能同样感到兴趣(否则这目的便无从达到),也绝不是人人都能胜任的轻松事情。我们必须“使人既能理解,又不费词”。不过我的老友柯——,则能完全做到这点。偶逢一个美好夏日,他确实能够山上溪边地解说一天,娓娓忘倦,把眼前之景变成一篇教训诗或品达式颂歌。“他的议论多过咏歌”。如果我也有本领将我的思想缀饰上铿锵流丽的辞藻,说不定我也同样喜欢经常有人追随左右,以便赞美我的鸿篇伟制……

假如我在遣词用字上也有这样一支生花彩笔,我也一定要去唤起那沉睡在天际晚云金色边缘的绮丽梦幻:但可惜良辰美景当前,我却每感自己的诗兴不济,仿佛日落时分的花朵那样,叶卷瓣落,枯萎凋谢。我往往不能即席有作:——我只能归来慢慢吟哦。

(高健 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elly]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