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英语能力 > 翻译 > 笔译 > 练习材料 > 其他 >

译界漫谈:许渊冲《西风落叶》 翻译理论与实践的缩影

2016-02-02    来源:外研社Unipus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许渊冲《西风落叶》 翻译理论与实践的缩影

【编者按】2015年许渊冲先生获“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奖,2014年获国际译联“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2010年,获“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其中,“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是国际翻译界文学翻译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许先生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亚洲翻译家,也是中国迄今为止获得国际翻译界最高奖的第一人。五年,三个重量级的奖项,无一不是为了表彰许先生在汉语与英语、法语之间互译的成就及其为传播中华文化作出的巨大贡献。
 
许先生著译甚丰,至今仍笔耕不辍。文集之名——“西风落叶”——由先生自取,集中收录了许先生历年来阐释其翻译理论、展示其翻译实践的重要文章,以及近几年新创作的文章。这些文章既有对中国学派文学翻译理论的阐述,还辅有大量践行此翻译理论的古代文学作品和外国文学作品翻译实例,十分精彩。
 
文学翻译的心路历程
 
翻译学可以研究 what(什么?)、how(如何?)、why (为何?)三个问题。
 
首先,什么是翻译?这是翻译学的本体论,可以讨论翻译的定义、术语、类别等。关于定义,看来简单,但出版物中的定义很难令人满意。如《英汉翻译教程》中说:“翻译是运用一种语言把另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思维内容准确而完整地重新表达出来的语言活动。”若以文学翻译而论,很少译本能够做到准确,即使做到了,也未必是好译本。那么,不够准确的文学译本是不是翻译呢?如果说是,那定义就有问题。至于术语,如果只是用人家不知道的名词来解释人家早已知道的内容,那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其次,如何翻译?这是翻译学的方法论,一般说来,有直译和意译两种方法,后来又发展为形似与神似的论战, 近来,讨论归化和异化的文章多起来了。同时近年来,在“信达雅”论的基础上又产生了“信达切”和“信达优”两派。所谓“切”,就是切合原文,包括“形似而后神似论”、“最佳近似值论”等在内,其实是“形似派”的延伸;所谓“优”,就是要用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而不是用形似的或对等的表达方式,除非对等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因此, “信达优”派可以算是“神似派”的延伸。文学翻译到底是应该“切”还是“优”呢?既然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那就来剖析一下我自己在翻译实践中的心路历程,也许可以解决一些问题。
 
我想分析的例子是很多人认为不可译的对联,尤其是昆明大观楼前那副世界第一长联,现在把孙髯翁的那副长联全文抄录如下: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上下联各九十字,两联共一百八十字,即使是词曲,也可以算是长调了。加上上联下联对仗工整,联内还有对仗, 历史地理典故很多,一眼看来,的确是很难译成英文的。
 
我是怎样翻译的呢?现在就来分段试译吧。开始五个字“五百里滇池”,滇池如要形似,可以译成 Dian Pond (Pool),但是 pond 太小,和五百里不相称,所以不如 lake。滇是云南的简称,如果译成 Yunnan Lake(云南湖), 那就要和云南的洱海搞混了,所以不如 Kunming Lake(昆明湖)。昆明湖会不会和北京颐和园的搞混呢?颐和园的湖本来就是模仿滇池造成的,所以译成昆明湖正好。滇池又名草海,所以也可译为 the Sea of Algae,但是 sea 又未免太大了。五百里自然可以译成 five hundred li,但 li 字外国人不知道,不如改成 mile(英里),而英里比中国里长。好在滇池并不真是四百九十九里加一,不必译得准确。字面准确有时反倒不确,不如字面上不求确,结果反而正确。所以“五百里”可有三种译法。后面四个字“奔来眼底”奔来可译为 run,roll(滚滚而来),或 roar(奔腾咆哮)。眼底可以译为 under or before the eye,into the sight or come in view。因此,第一句可以有三种不同的英译文:
 
1. The Yunnan Pond of five hundred li around runs under (before) my eyes.
 
2. The Sea of Algae extending a hundred miles around rolls into my sight.
 
3. The Kunming Lake extending for miles and miles around roars in view.
 
第二句“披襟岸帻”是敞开衣襟、推高头巾的意思, “喜茫茫空阔无边”是看到一片辽阔无边的湖水,不禁喜上眉梢,心潮起伏,也像澎湃的湖水一样。这句可以译成:
 
Wearing my hood high and throwing my chest out (or puffing up my breast), my blood flows up as the rising flood when I see the boundless water. (how happy I am, with swelling breast, to see the boundless lake!)
 
“披襟”有三种说法,out 可以放在 chest 之前,但是为了和 high 对称,就改放后面了。“喜茫茫”也有两种译法, 第一种形象生动,并且用 blood 和 flood 两个双声叠韵词来译“茫茫”这对叠字,非常巧妙;这是从微观上来看,若从宏观上说,却似乎不如第二种气势磅礴。从语法的观点来看,第二种主句的主语和现在分词的主语一致。到底采用哪种译法,就要根据下联来确定了。
 
第三句“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这句写滇池东西南北的地理环境:东边的金马山如昂首奔腾的神马,西边的碧鸡山如迎风展翅的凤凰,北边的群山像蜿蜒的一字长蛇,南边的丛山像翱翔的白羽仙鹤。全句对仗工整,东西相对,南北呼应,东西又和南北对称,富有形美,几乎不可能译得形似,只好意译如下:
 
Behold! the Golden Steed galloping in the east, the Green Phoenix flying in the west, the Long Snake serpentine in the north, the White Crane planing in the south.
 
文加了“金”、“碧”、“长”、“白”四个形容词,都是原文内容所有、形式所无的词语。有人可能认为是画蛇添足, 我却觉得译出了原文的对仗。知我罪我,只好见仁见智了。
 
第四句前半部“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高人”和“韵士”,可以说是句内对仗,也可以说就是高雅人士。“选胜登临”是说:选个名山胜地,可以登高望远,欣赏风景。后半部“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萍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蟹屿螺洲”也是句内对,可能是说像螃蟹或螺壳的小岛沙洲,也可能是捉螃蟹或捡螺壳的沙滩岛屿。后者像是地理教科书中的话,不如前者有文学味。其实,这里把小岛比作美人的头发在风中飘荡,在雾中显得朦朦胧胧, 风鬟雾鬓又是句内对。如果译成捉蟹拾螺,未免煞风景了。下半的“萍天苇地,翠羽丹霞”也是句内对,又和前半的“蟹屿螺洲,风鬟雾鬓”对称。萍天并不是说浮萍长到天上去了,而是连天浮萍的意思,就是说天地之间的水面上都长满了浮萍和芦苇,再点缀着翠鸟红霞,真是美不胜收。这个长句可以试译如下:
 
Brilliant talents, why not come to the height and enjoy the sight, visit the crab-like or shell-like islets, which look like beauties with hair flowing in the air or veiled in the mist, and what is more, duckweed and reed outspread as far as the sky dotted with green-feathered birds and adorned with rainbow-colored clouds?
 
这里,高人韵士合而为一,选胜登临却一分为二,而且 height 和 sight 是同韵词,读来更能感到对仗之美。蟹屿螺洲也是合二为一,风鬟雾鬓又是一分为二,重复了 like 一词,这是用重复来译对仗。更有甚者,萍天苇地还是合二为一,翠鸟红霞还是分译为二,而且 weed 和 reed 又是同韵词,这就是用音美来译对仗的形美了。
 
上联的最后一句“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用“莫辜负”统领的四个小句之中,第一小句和第二小句对称,第三和第四小句对称,第一、二小句又和第三、四小句对称。更有甚者,这四个小句都和前面的东西南北四个小句遥相呼应,对仗之美,真要令人叫绝了。前面的东西南北都是实译,这里的“四”、“万”、“九”、“三”都是数字,却是虚指,不必直译。现将全句试译如下:
 
Enjoy your fill of (Do not forget) the fragrant paddyfields all around, sparkling fine sand far and near, slender lotus blooms in late summer (or the ninth moon), and swaying willow trees in early spring (or the third moon)!
 
“莫辜负”三字如果译成否定,我想到用 belie(名不副实)或 forget(忘记),前者不恰当,后者太轻。我又想到一句格言 Bring men to match the mountains! match 是 be worthy of,是“配得上”的意思,也不恰当,不如译成肯定 enjoy your fill(尽情享受)更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katherine]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