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英语能力 > 翻译 > 笔译 > 笔译技巧 >

周恩来总理的英语水平,到底怎么样?

2016-01-08    来源:人民网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在许多关于老一代领导人的回忆录中,很少有人谈到周恩来的英语水平。那么,周恩来的英语水平到底如何呢?

 
自称“英语程度有限”
1941年6月至1942年11月,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欧文·拉铁摩尔受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委派,前往战时中国首都重庆,被任命为蒋介石的私人顾问。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国共两党的许多重要人物,包括周恩来。拉铁摩尔在《中国回忆录》一书中谈到了周恩来的英语。他这样写道:
 
周恩来第一次到我这里来,是只身一人,连个翻译都没带。而由官方派给我的翻译兼秘书薛保桥(音)先生也很得体地离开客厅,留下我们两人单独谈话。我们忆起1937年在延安的会面。当时,周给我留下与众不同的印象,他对外部世界的理解相当透彻。忽然间我想起周一直在学习英语,并且我还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曾在法国住过一段时间。于是我问:“我们能用英语或法语交谈吗?”“噢,对不起”,他说,“我的英文程度有限,法语也差不多忘光了,还是用中文吧。”我答到:“那你得多多包涵我的中文,我讲得也不怎么好,有些困难的地方请给帮助。”他说没有问题。于是我们一直用中文交谈……
 
英语致辞有深意
美国著名作家、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记述了他1954年亲眼目睹的一件轶事。
 
那是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之后经过莫斯科,参加苏联人举办的一个酒会。参加酒会的有赫鲁晓夫、米高扬、莫洛托夫等苏共政治局成员,以及当时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外国使节,包括英国和印度。当周恩来致辞时,他使用了生疏的英语。他这样做是很不寻常的,因为除了那几个国家的外交官,酒会上的苏联权贵完全不懂英语。
 
索尔兹伯里亲眼看到,当周恩来用英语向米高扬祝酒时,米高扬以不满的口气对周恩来说:“周,你为什么不说俄语,你的俄语很流利嘛!”周恩来的回答是:“你怎么不说中文呢?”
 
英语听力水平高
尽管周恩来的英语口语水平不高,但是听力水平相当高。基辛格博士在《白宫岁月》这本回忆录中这样描写周恩来:
 
他脸容瘦削,颇带憔悴,但神采奕奕,双目炯炯,他的目光既坚毅又安祥,既谨慎又满怀信心……他听英语时,不必等到翻译,脸上的笑容和表示理解的表情,很清楚地表明他是听得懂英语的;他警觉性极高,令人一见到就感觉得到……
 
此后,周恩来的英语听力和警觉性在1972年1月美国总统特使亚历山大·黑格将军为尼克松访华打前站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黑格在会谈中提到苏联威胁的时候说:“the U.S. government is concerned about the viability of China”,章含之翻译为“美国政府关心中国的生存能力”。等她翻译后,却发现周恩来皱了下眉头,没再说话。

黑格走了以后,周恩来立即要求章含之找来各种版本的韦伯斯特、牛津大辞典查“viability”这个词的含义。经查证后确实是“生存能力”的意思,周恩来再次会见黑格时,就当面指出黑格上次用词不当,用这种词中国不能接受,因为中国不需要别人关心自己的“生存能力”。
 
尽管发生了“viability”的小插曲,黑格的前站还是非常成功,尼克松总统顺利访华签署了中美联合公报。在公报签字后尼克松举行答谢宴会,最后特别赞扬中方的翻译,并且拿出美国人的幽默感对章含之说她很出色,“翻译一个字也没错过。”
 
可是尼克松却不知道,就是在这次酒会上,章含之在翻译尼克松的致辞时译错了一个词,尼克松当时说中美之间的距离很近,才1.7万英里,当时他说的1.7万英文表达就是17个千,当时章含之将它翻译成1700英里。在场没有一个中方人员听出来了,因为那时到场的其他中国人没有人去过美国,也没有一个美方人员听出来了,因为他们也搞不清中国到美国有多远,只有周恩来听出来了,他抬起头来说:“含之,太近了点吧。”
 
法语是他的拿手小菜
1941年4月,美国作家海明威在重庆见到了周恩来,他们之间的交谈没有使用英语,海明威选择欧美上流贵族在交际场合使用的法语,来表示对周恩来的尊重,更让海明威惊奇的是周恩来竟然不用翻译就能听懂法语并和他交谈。
 
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亲王在他的回忆录中,对周恩来的法语水平有这样的评价:“周恩来有一位很出色的法语翻译,其口语相当流畅标准,但她在传达总理的连珠妙语时,偶尔也会出现一两处小错。智慧超人的周恩来出于谦虚,同我交谈时没有使用法语,可是他明察秋毫,总是尽可能礼貌地指出和纠正翻译的失误,让她重作确切的表述。”
 
1973年1月9日,意大利摄影记者洛迪见到了周恩来。他一直想要为周恩来拍张单人像的强烈愿望,他用法语向周恩来请求拍照。洛迪当时只是个中年人,却是“白头翁”。周恩来看了看洛迪,诙谐地回答他“对有白头发人的请求,我是不会拒绝的。”于是就诞生了那幅最著名的《深思中的周恩来》照片。
 
周恩来1939年7月在延安摔伤右臂,去苏联治疗居住8个月加强了他的俄语学习。苏联人都说了“你的俄语很流利嘛!”可见他的俄语绝对不一般。
 
日本人冈崎彬回忆,1963年他随父亲冈崎嘉平太访华,周恩来与他握手时用法语问他:“会不会法语?”他说不会。周又用英语问:“会说英语吗?”他答英语会说一点儿。冈崎彬反问了一句:“您会日语吗?”周恩来两手一摊,笑着用日语说:“我的日语忘光了。”
 
周恩来的德语水平资料较少,中共早期留欧学生郑超麟在回忆录中谈到,“周恩来虽是柏林寓公,但他说德语并没有我们好,他几乎只会交涉极简单的事情,例如吃饭付账之类。”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katee]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