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焦点 > 文化娱乐 >

少小离家老大回:美籍英人听不懂英国话

2015-02-15    来源:翟华博客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少小离家老大回:美籍英人听不懂英国话

话说在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Roger Cohen是美籍英人,阔别祖国多年以后,回到老家,瞬间发现自己说话不着调了,有感而发,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让美国人摸不着头脑的英式英语”——

从英语到美语的转变,有时是“哎呦”的说法从“oops”变成“whoops”一样不起眼,有时是把“厕所”从“restroom”变成“toilet”一样的天壤之别。它也可以像把“干得漂亮”的说法从“good job”变成“well done”一样,只是改编一下。但无论具体是怎样,这都是一个重大转变。一个新的国家在1776年诞生之际,一门新的语言也随之诞生了。

几年前,已经成为美国人的我回到了阔别31年的英国。我打算说英国话来着。但我错了。在我离开的31年间,字母H在某些地方的发音已经从“哎吃”(aitch)变成了“嗨吃”(haitch),致使我很难读出自己的姓氏。“You”(你)不知怎地已经演变成了可怕的反身词“yourself”(你自己)。例如,“And for yourself?”(那你自己呢?)

维珍媒体(Virgin Media)和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爵士的极端自负深深影响这这个国家和它的词汇表。其结果是,给人以低级庸俗、装疯卖傻、虚情假意、荒腔走板之感,还带着点埃塞克斯(Essex)式自来熟的矫揉造作(绝不会平铺直叙地说出“Hello”[你好],而是把“嘿,Well, hellooo there[你好哦]挂在嘴上)几乎无所不在。我发现,这种让人火大的矫揉造作永远不会有所收敛。在维珍公司运营的火车上,卫生间里的提示语以同样的腔调要求你别把卫生棉条、旧手机——或者你的梦——扔进马桶冲走。你懂的。

前不久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有位英国女性在介绍一部关于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纪录片。她谈到了这场运动背后的年轻人所表现出的无以伦比的决心和勇气。“看着他们的时候,我感到敬畏,”她说,“我意识到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这么像weeds(杂草),没错,我们真是杂草。”
当这么多“杂草”钻进观众耳朵的时候,电影院里弥漫着明显的不安。人们尴尬地动来动去。杂草?像往常一样,我的脑筋转了起来,琢磨着把它翻译成什么才最恰当。我想到了“懦弱无用之人”(wimp)。稍微一使劲儿,又想到了“胆小鬼”(wuss)。我们就是一群懦弱无用之人和胆小鬼。
为此cheers(欢呼)吧。事实上,cheers可以用在任何地方。它是祝酒辞,也是告别辞。它是你想让它成为的一切。噢,cheers(再见),朋友。

回头见,伙计。

英国人是友善的。他们很lovely(可爱),“lovely”一词同样有着五花八门的用法。那么,明天见。“Lovely。”(好啊)

我的孩子们以前都生活在纽约。从我们乘坐的飞机降落在英国国土上开始,他们就一直在责问我。“Baggage REclaim?”他们在希思罗机场(Heathrow)问道,“你是认真的吗?”这个,嗯,嗯(以英国人的方式稍微清清嗓子,好帮他们适应新状况),是的。这么说,出于某些尚不清楚的原因,“Baggage Claim”(行李领取处)变成了“Baggage Reclaim”(行李收回处)了。情况就是如此。Oops不也变成whoops了嘛。接着,在车子驶入伦敦、经过一个加油站时,我儿子疑惑地问道:“他们拼写‘轮胎’(tire)的时候不用‘y’吧?(即tyre。——译注)”

他们用的,亲爱的,确实是用的。而且,他们把“math”(数学)说成“maths”。他们用“在文件上pop一个签名”,“把菜pop进炉子”里,他们上你家串门叫“pop in”——“pop”无处不在,简直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他们还有叫做“anorak”(皮猴)和“plimsoll”(懒汉鞋)的东西——不解释了,你是不会感兴趣的。他们把不声不响地“行动起来”叫做“get cracking”。而且,他们居然有一种甜点叫做Spotted Dick(通常配有金黄色的糖浆和奶黄);他们吃完甜点再吃奶酪。他们是没有“mail box”(邮箱)的,甜心,那些红色的东西叫“letter box”(信匣子)(你可以把信“pop”进去,但是现在既然有了WhatsApp,你大概已经不这么做了)。

英国的成语同样令人费解。文化战争当然已经蔓延到英国。即使是黑色星期五的购物狂潮也波及这里,无论他们过不过感恩节。文化源源不断地涌入,但永远存在差别。你会读到,“疯狂驾驶白货车的男子不吃炖菊苣。”驾驶白货车的男子(white-van man)指的是那些人:他们投票支持右翼的英国独立党(U.K. Independence Party),并且憎恨所有开沃尔沃的热爱移民的城市蛋头(egghead,美语俚语,对知识分子的蔑称。——译注)。粗略翻译过来就成了:水管工乔(Joe)不吃西兰花。这确实非常粗略。你可能也看出来了,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全球化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在这里,人们把“cell”(手机)叫做“mobile”(移动电话)。两周叫做“fortnight”(十四天)。200万quid(英镑)一套(也就是300万buck[美元])、没有“lift”的“flat”,其实就是一套定价过高的、没有“elevator”(电梯)的“apartment”(公寓)。

你可能会说,别夸张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你说的可能没错。伦敦与纽约的差距比它与伯明翰的差距要小。我们能理解对方。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语言要求我们在大洋两岸展示出不同的性格。这是一种深刻的区别。

我想,对于我来说,如果有一个词最能体现美语和英语的区别,那就是“sure”。在英国,我认为是它代表着谨慎,比如,“Are you really sure?”(你真的确定吗)但在美国,它则代表着一个积极热情、大胆尝试,愿意拥抱未知的态度。

你愿意和我驾车穿越美国吗,亲爱的?

“Sure。”(好呀)

(nytimes.com)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elly]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