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焦点 > 经济 >

马云2015年达沃斯演讲:我申请过10次哈佛都被拒绝了

2015-01-26    来源:网络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马云2015年达沃斯演讲:我申请过10次哈佛都被拒绝了

2015冬季达沃斯论坛于1月20至24日在瑞士达沃斯举办。阿里巴巴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与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查理·罗斯展开对话。

马云表示,竞争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并非是争个你死我活,有时候你死了我也不一定活,阿里成功的秘诀是我们有很多女人。

马云在达沃斯发表演讲,火到什么程度?门票一秒内被抢光,副总裁级别只有“站票”。名单上戴尔、诺贝尔奖得主艾德蒙-菲尔普斯、沃尔玛国际业务总裁等赫然在列。今年的亿万富豪们,人人想见马云。

马云与Charlie Rose对话全文

主持人:马云,你为何要回到达沃斯?
马云:七年时间不算短,上次我在达沃斯还是2008年。其实我首次参加达沃斯是在2001,作为全球青年领袖。当时我从未听说过达沃斯。我来的时候,到了瑞士之后,却发现许多年轻人在示威抗议,看上去很可怕的景象,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要示威,他们回答说“反全球化”。当时我就纳闷,“为什么呢,全球化是多好的事啊,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全球化?”随后我们又花了两个小时来到这里,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警察,一路经过各种检查,我当时想“天哪,这到底是来参加论坛,还是来探监啊?”

但当我参加完全球青年领袖论坛之后,我觉得特别激动。我听到了许多全新的观点,在大概三四年时间里,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全球化、什么是企业公民、什么是社会责任。所有这些都是全新的观点,听到无数的领军人物,他们讲了什么是责任,这使我受益匪浅。2008年和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我觉得自己应该回去认真工作,因为光靠谈话,我们永远无法赢得世界。因此我回去潜心工作七年,现在我回来了,我觉得可以有所回报。我可以跟现在的全球青年领袖谈谈,谈谈我们过去的经历。



主持人:马云,现在阿里巴巴多大?
马云:现在我们网站每天都有上亿买家浏览我们的网站,我们在中国所创造的直接和间接就业岗位有1400万。公司人数从最初的18个人发展到了现在的3万人,从在我公寓里办公的18个人到现在四个办公区里的3万多人。与十五年前比,我们现在变大了,但我希望十五年后看现在,现在依然是大的。我曾说过,十五年前,我们从一无所有发展成现在的规模,但我希望,在十五年后,人们看不到阿里巴巴和淘宝,因为所有都会化为无形而无处不在。十五年前,我还要去讲电子商务,去讲中小企业如何利用电子商务或互联网把生意做到全国,但我希望,十五年后,人们会彻底忘记电子商务,这就像如今的电力一样,现在不会有人把电力看成是高科技。我不希望十五年后,我们走在马路上,依然在讨论要如何利用电子商务去帮助企业。

主持人: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 IPO规模高达250亿美元,你对此怎么看?
马云:我们的IPO盘子其实挺小的,区区250亿美元。我还记得,2001年的时候我们希望从美国投资者手里融资500万美元,当时我们被拒绝了,所以我说,以后我们再来,到时候会融资额会高一些。我们更看重的是,在融资250亿美元之后,我们应该如何好好用好这笔钱。这不仅仅是金钱,这是全球投资者对我们的信任。他们把钱给我们,希望我们的业务能帮助更多人,希望我们的业务能带给他们回报。因此,这对我来说,其实是增加了我的压力。现在我们的市值已经超过了IBM,超过了沃尔玛,现在我们的市值在全球可以排入前15之列。我问我自己和我的团队:“这真实吗?我们可能还没好到这样的程度。”因为几年前还有人在质疑阿里巴巴的模式,觉得阿里巴巴的模式很糟糕,也不能挣钱,当时觉得亚马逊更好、eBay更好、Google更好,但阿里巴巴的模式在美国找不到,但当时我就说“我们其实要比大家想的好得多”。但今天,我到了这样的规模,我要说“我们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好”,毕竟我们只是一家创立十五年的企业,平均员工年龄只有二十七八岁。我们是一群年轻人,尝试着此前从未有人做过的事业。

主持人:你出生在杭州,现在企业的总部也是在杭州?
马云:对,人不能忘本。(你成长于六十年代?)

我出生在1964年,文化大革命时期。我的祖父是个小地主,因此解放后被认为成分不好。因此我在小时候就知道生活的艰难。

主持人:你申请了三次高校,但每次都遭到了拒绝?
马云:不是的,中国有高考制度,如果要想上大学就要高考,我考了三次。当然我有过许多失败,有些说起来也挺有意思。我小学时候就有两次期末考试不及格,考中学时也失败了三次。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在我的家乡杭州,当时只有一所中学,是一年期的,因为当时我所就读的小学实在太差,没有中学愿意接收这里出来的学生,所以小学只好自己办了一年的中学。

主持人:被拒绝的感觉如何?
马云: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会接受。我们并没有那么好,直到今天,还是有许多人拒绝我们。你知道,我考了三次才考上大学,在快要毕业的时候,我到处求职,我求职三十次,全部遭到拒绝。我去应聘警察,人家说“啊,你不行”,我甚至去肯德基应聘服务员,当时肯德基来到中国,来我所在的城市开店,总共有24个人去应聘,结果23个人都被录取了,我是唯一那个没有被录取的人。去应聘警察的时候总共有五个人,结果四个人都录取,又光是我没有被录取。对我来说,当然有些沮丧,这样被人拒绝。哦,我还要提醒你,我还被哈佛大学拒绝了十次。(你跟他们说了十次想去,但他们还是拒绝?)对,所以现在我有时会想,某一天我会去那里教书。

主持人:这倒可以考虑……尼克松去过杭州,随后杭州就到处都是游客,然后你有了机会学习英语?
马云:我真的很喜欢……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从十二三岁的时候忽然就对英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当时没有学习英语的地方,连英语学习的书籍都很缺乏。所以当时我就跑到了现在的香格里拉饭店,每天早上我就带着外国游客去逛,这样做了九年的义务导游。他们就教我说英语。这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制造,我从来没有在海外求学一天。有些人就很惊讶,说,“啊,马云,你的英语怎么这么好,你说起英语来像西方人”,这时我就告诉他们,这是九年时间的训练结果。这些西方的游客开阔了我的眼界。这些人跟我说的话是如此新颖,是如此不同于我从学校里,我父母那里听到的事情,因此我现在养成了习惯,不管我看到了什么,读到了什么,我都会用两分钟去想一想。

主持人:这就是为何马云变成了Jack Ma?
马云:其实Jack这个名字是一位来自田纳西州的女士给我取的,当时她到杭州旅游,我们认识了并成为了笔友,但马云这名字对她来说很难发音,她就问我有没有英文名字,我说没有并让她给我取一个。她说她父亲叫Jack,老公也叫Jack,因此让我也叫Jack,我说好啊。

主持人:1995年第一次去美国?
马云:对的,1995年,当时我是跟着国内工程队来美国修高速公路。

主持人:然后第一次接触到了因特网?
马云:我在西雅图首次接触到了互联网,在一个叫做美国银行的建筑里,我不知道现在美国银行这幢建筑还在不在,我的朋友那里开了小小的办公室,面积大概比这里十分之一大一点,里面有些电脑,然后他跟我说:“马云,这就是因特网”,我说“什么是因特网”?他说你可以在网上搜索任何想要的东西。当时的系统是Mosaic,网速非常慢,我就想,我不要用这个。我也不想在上面打字,因为当时计算机在中国非常昂贵,我想我万一弄坏了,我可赔不起。我朋友坚持说,你试试看。于是我就坐下来,输入了Beer,我不知道为何会选择这个单词,可能是因为拼写容易吧,当时就出来了,有美国啤酒、德国啤酒和日本啤酒,但是却没有任何中国啤酒。于是我搜索第二个词“China”,结果什么数据都没有。

主持人:完全没有?
马云:没有,根本就没有关于中国的数据。于是我就跟我朋友说,我们为什么不做一点中国的东西,因此我们就做了一个很小很难看的中国网页,大概就是我的翻译公司的大致信息,但结果令人震惊。我们的网页9点40份上线,结果12点半的时候我的朋友就给我打电话说,“马云,你有五封Email?”然后我问“什么是Email?”

当时情况就是这样,人们非常激动。他们说“啊,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中国网站,你在哪里,我们能一起做点什么吗?”当时我就觉得,这很有意思。值得做。

主持人:为何取名阿里巴巴?
马云:当我开始做的时候,我就想,因特网是全球化的,因此我们的名字也要国际化,当时最火的名字是雅虎,我想了好几天,最后我觉得阿里巴巴是不错的选择。那天我在洛杉矶,在吃饭的时候我就问服务员,“你听说过阿里巴巴吗?”她说“当然,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于是我跑到街上,问了大概一二十人,所有人都听过《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我觉得这名字不错,阿里巴巴是A开头的,因此阿里巴巴总是排在前面。

主持人:你以前说过,要创建阿里巴巴,就要创建信任?如何创建信任?
马云:因为我们做的是互联网生意,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那么如果没有相互的信任,又怎么能在网上做生意?对电子商务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我首次来美国融资的时候,我跟风险投资者说,许多人就说“马云,你这个不行,在中国做生意靠的是关系,网上怎么做生意?”我也知道,没有资信信用和信用体系,生意不可能做成。因此在过去的十四年,我们所做的全部事情就是为了建设信用体系,信用记录系统。你知道,查理,我今天是如此自豪,因为在当今中国乃至世界,人们之间并不相互信任,政府啊个人啦媒体啦都不相互信任,觉得对方是不是在诈骗,但在我们的平台上每天有6000万笔交易达成。人们之间相互不认识,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可以给你发货,虽然你不认识我,但你给我汇钱。我不认识你,我却可以把这个包裹寄给你,我不认识他,但他却可以将货品运往大洋彼岸世界各地,这就是信任。每天至少有6000万次的信任发生在我们平台。

主持人:但你是创建了担保账户,只有收到货才放钱?
马云:这是我们的支付宝。说起来这个还要感谢达沃斯,这是个很重大的决策。因为最开始三年,阿里巴巴只不过是信息交换的在线市场,看看你有什么我有什么,双方谈了很久但却迟迟不能交易,因为无法支付。我也跟银行谈过,但银行都不愿意做,觉得这肯定做不起来。因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如果我自己做支付体系,这是违反中国金融法律规定的,因为我没有执照,但我如果不做,那么电子商业就没有前途。当时我来到了达沃斯,听了许多人对领导力的阐释,领导力也意味着责任,在我听了那场讨论之后,我立刻给我那些在我杭州公寓里办公的同事打电话,“现在就开始做,如果将来要有任何的问题,如果政府不开心,要有人去坐牢,我马云愿一力承担。”因为构建信用支付体系对中国和对世界都是如此重要,但同时我也警告他们,如果你们不好好做,如果在做的过程中想要贪钱、洗钱或破坏信用规则,我会把你们送进监狱。当时许多人并不看好,有人说这是支付宝是我有史以来“最愚蠢的想法”,

当时我说,我并不在乎笨不笨,只要有人用就好,现在支付宝有8亿用户。


主持人:支付宝是私营的,不是阿里巴巴上市公司的,所以你从来没有从政府那里拿过钱?
马云:从来没有,开始的时候我想要,但后来我决定不要。如果一家企业只是想从政府口袋里挣钱,那么这家公司就是垃圾企业。企业应该想着从客户那里,在市场中挣钱,要想着帮助客户取得成功,这就是我的理念。

主持人:也没有从中国的银行那里拿钱
马云:没有,开始的时候我想要,现在他们追着要给我,但我不想要了。

主持人:你和政府的关系。有人说政府限制了你的竞争,所以才能如此成功。
马云: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很有意思。在最初的五年……再早之前,我曾给国家的外贸部做项目,当时是1997年,我做了14个月,当时我就觉得不能靠政府去做电子商务。后来我自己做了公司,我就跟同事讲,要跟政府恋爱,但不要跟政府结婚。要尊重政府。许多人都说,啊,政府有审查之类,但我觉得这是企业的机会,也是企业的责任,去跟政府沟通,让政府看到互联网如何发挥作用。

主持人:所以你跟政府说,你创造了许多就业岗位
马云:对的,许多人都选择对抗政府。在开始的十二年里,只要任何人来我的办公室,我都会坐下来跟他们谈,互联网如何推动经济发展,如何创造就业岗位,为什么互联网能帮助中国进步。我觉得,互联网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新鲜事物,因此如果能说服政府里的某些人,那你就有了机会。现在我变得非常健谈,可能就是因为当时跟太多的人聊过天的缘故。

主持人:如果政府找打你,让你给政府做事?
马云:通常来说,如果政府找到我,让我做事,我会说,不。但我会推荐他们去找可能会感兴趣的朋友。但如果他们坚持要我做,那我可能会接下来,但我不会收钱,这样下次他们可能不会再来找我。但最近我们为某些政府部门做了些事。比如每年春节的时候,火车票总是很难购买,成千上万的农民工要回家过年,但当他们想在网上购票时,购票系统总是崩溃,五年来都是如此。因此我就跟我的年轻人都说,去帮帮他们吧,但千万不要收钱,因为我不想看到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因为买不到票而无法回家。这不是盈利的项目,其实这也不是为政府。这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民工,让他们不用在寒冷的冬夜去火车站排队,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购买车票。

主持人:雅虎和杨致远?杨致远给你投了10亿美元?
马云:我对所有投资者都心怀感激,在1999年和2000年,在雅虎时代,许多人都说,马云疯了,竟然在做这样模式的东西。许多风险投资者愿意投钱,都是因为投钱项目的模式在美国已经存在了,但阿里巴巴是没有先例的。当时许多人都觉得我疯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被《时代》杂志报道,我就被称为“疯狂马云”。我觉得疯狂也不是坏事,我们很疯狂,但我们并不愚蠢。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如果每个人都能同意我的看法,每个人都觉得我们的主意是好的,我们其实是没有机会的。所以我们感谢所有给我们投资的人,我也很高兴很自豪能给他们带来好的回报。

主持人:美国隐私问题,谷歌和苹果都有类似遭遇?如果政府说,你现在手里很有多数据,要你提供如何?

马云: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还从未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对于任何政府来说,如果涉及到国家安全或者反恐,那么我们就必须配合,如果涉及到犯罪调查,我们也会配合,但除此之外就不会了,我们是一个企业,数据是极其宝贵的。如果我们把数据给别人,这会造成灾难。但说到隐私权,我觉得,在几百年前,人们可能愿意把钱放在枕头底下,而不愿意把钱交给银行,但现在我们知道,银行管钱的方式要比个人保管钱的方式安全得多。隐私权也好,安全性也好,我们现在也没有绝对的答案,但我觉得我们的年轻一代会想出方法,在未来的一二十年,肯定会看到重大突破,我对此充满信心。

主持人:IPO让你觉得万事皆有可能,但也有人说IPO只是开始?
马云:最开始,当我还是年轻时,我总是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但现在我觉得并非一切皆有可能。现在要考虑其他许多方面,要考虑到客户,要考虑到社会,股东和员工等。如果我们继续努力工作,那么各种可能性当然还是有。我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始终充满热情。在最开始的五年,我考虑的最多的是如何生存。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命运得以改变,我很激动。因为最初三年,我们的收入是零,但我们还是心怀激情努力工作。因为在最初的时候,有次我去饭店吃饭,当我想付账的时候,服务人员会过来说,“先生,你的账单已经有人替你付了”,而且还留了纸条:“马先生,我是阿里巴巴的用户,我通过您的阿里巴巴平台赚了许多钱,我知道您现在尚未盈利,所以这顿我先替您付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忽然有人给我送了雪茄,我并不抽雪茄,那个人也递了纸条:“谢谢您,我是您的客户。”还有一次,我去北京的香格里拉酒店,当我下车的时候,我给开车门的门童说,“谢谢你,马云,我女朋友现在开网店,赚得比我多得多。”这些事情说明,如果你不去做,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但如果你努力去做,至少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收入是来自广告?
马云:来自广告和交易的收费很少

主持人:很少
马云:是的,广告费很低,交易费也很低。我们要做大规模,现在我们有大概1000万卖家在卖东西,成交量仅次于沃尔玛。因此即便是收费很低,我们的收入规模也很可观。说起沃尔玛,五年前有个沃尔玛的高管来到杭州,他跟我说“马云,你们做得不错……”我说“对啊,说不定十年之后我们就会比沃尔玛还大。”他说,“哈,想得美。”但现在看来,我们完全可以超过沃尔玛,在销售额上。因为对你来说,如果想要增加一万新客户,那么你要建设新仓库,要这个那个,但对我来说,只要服务就可以。

主持人:现在跟沃尔玛市值相比如何?
马云:我不知道,一会儿查查看。

主持人:对未来有何打算?
马云:我们的名字是阿里巴巴,我们是一家互联网企业,恰好来自中国。我们的创业精神与全球各地的著名企业家毫无差别。我还记得创建阿里巴巴的那天,我们的宗旨就是要帮助中小企业。如今上百万的中小企业在我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有超过3亿消费者在我们的平台上购物,享受低廉的价格和迅捷的服务。因此我就在想,我们什么时候能帮到全球的中小企业?如果我们能帮助挪威的企业把产品卖到阿根廷,而阿根廷的消费者可以在网上购买来自瑞士的产品。我的设想就是类似电子WTO(eWTO),可能这样的说法不太准确,在上个世纪,WTO发挥了很重大的作用,让许多大企业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如今,互联网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将产品卖到五湖四海。

我觉得我们可以为20亿消费者提供服务,我们也可以为中国之外的1000万家企业提供服务。你知道,我们帮助美国华盛顿州的农民,去年卖了300吨的樱桃到了中国。有一次美国大使跟我说,“马云,你能不能帮我们卖点樱桃?”樱桃,水果!我就说,行啊,为啥不行。当我们开始推销美国樱桃的时候,樱桃还都在树上。所以我们开始推广网上预订,80,000名中国消费者预订了美国樱桃,等到樱桃成熟,48小时内美国樱桃就运到了中国。

中国的消费者是如此开心,当然我们也接到了投诉,说为什么只有那么点,为什么不能多卖点。2个月前,我们又卖了200吨坚果,我们还卖过阿拉斯加的海鲜,因此如果我们能卖樱桃和海鲜,我们为何不能帮助美国和欧洲的中小企业卖东西给中国消费者呢?中国消费者也有需求。中国和亚洲新兴市场有20亿的消费者,我们要考虑如何帮助他们买到全球各地的东西。

主持人:俄罗斯市场呢
马云:我们在俄罗斯市场做的不错。如果没记错,我们现在大概是俄罗斯排名第二或第三大的电商。去年我们在俄罗斯开展了一场活动,因为许多俄罗斯年轻人都希望从中国买东西。你知道,如果一个俄罗斯女孩在网上订购中国的产品,要多长时间才能收到货?两年之前是四个月。即便如此,她还是愿意买。但在开展活动之后,现在我们只要一个星期,就可以把东西运进俄罗斯。

主持人:你还在好莱坞出现,你在哪儿干嘛呢?
马云:我喜欢好莱坞创新和数字理念。我从好莱坞的电影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我喜欢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为何喜欢他?)因为他纯粹,从不放弃。人们认为他很笨,但他心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概2002年和2003年……不不不,应该比这个还早。当时我因为找不到互联网领域的合适出路而苦恼,于是我跟我的朋友去看电影,那本电影就是《阿甘正传》。我一看就觉得我们应该向影片主人公学习。

永远相信自己,不管别人如何看待,都始终保持简单纯粹。 我也非常喜欢里面的台词“人生就如同一盒巧克力……”,我自己也不曾料到今天会坐在这里和你查理对话,我从未想过,但我今天做到了。十五年前,在我的公寓里,我对我的人说,“同志们,我们要努力工作,如果我们能取得成功,那么中国80%的年轻人就可以取得成功。我们的父辈都穷困潦倒,我们的叔伯无权无势,银行没有给我们借过一块钱,政府没有给过我们一毛钱,只能靠我们自己努力拼搏。”

主持人:你最担心什么?
马云:我最担心如今的许多年轻人会失去希望,失去了梦想,开始怨天尤人。我们也有过这样的阶段,被人屡次拒绝的滋味不好受,我们当时也很沮丧。但后来我们发现,世界充满机会,我们应该以更积极的姿态看待这个世界。我从好莱坞的影片中获得了许多鼓舞。

主持人:但你在好莱坞是为了生意,你是想要做电影生意,对不对?
马云:我想做电影的生意。我们是电子商务公司,我们有许多产品都需要物流系统来支撑。但电影和电视等产品却不需要物流。而且电影可能是让中国年轻人理解世界的最好产品。我常常跟我的朋友讲,在好莱坞的电影里,英雄一开始出场的时候往往看上去像坏蛋,但等到灾难来临,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他们才成为英雄。最后所有的英雄都活了下来。但在中国影片中,英雄大部分都死掉了,只有死了才能当英雄,所以没人愿意当英雄。

主持人:所以你想要改变中国人对英雄的定义?
马云:我想让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就生活着许许多多的英雄。

主持人:你现在开始写武侠小说了吗,还是仅仅是看而已?
马云:我看武侠小说,现在也开始自己写点东西。我觉得这很好玩。在武侠世界里,你可以想象一些你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你运气好,勤学苦练,再碰到好的师父,你就成为了武侠中的大侠。因此当我很繁忙感到疲倦或焦虑时,我就阅读武侠小说。

主持人:你现在还练太极吗?对你有什么意义?
马云:我喜欢打太极,太极代表着阴阳相生的哲学。这是一种关于平衡的哲学。比方说市场竞争,有人说,你现在跟eBay竞争,你会不会讨厌eBay,我说绝对不是,eBay是一家优秀的企业。这是一推一档的关系,太极就是如此,你来这里,我去那里,你攻上路,我攻下路。这就是平衡。虽然我个子小,但我可以腾跃,你就无法腾跃。太极代表的就是这样的哲学。我在业务中也运用这样的哲学,首先要静下心来,一切都会有结局。要保持自身的平衡。同时,业务竞争也有乐趣在其中,这并不是战场,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有人倒下,也不见得一定有人赢。太极就是寻求这样的平衡之道。

主持人:阿里巴巴改变女性的生活?
马云:首先,多年以前,我想要改变世界,但现在,我觉得想要改变世界,必须要改变自己。自身改变更加重要,也比改变世界更加简单。其次,我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好,改变世界或许是奥巴马的任务,我的任务是让我的团队感到愉快,如果我的团队愉快,那么他们就会去让我们的客户感到愉快,我们的客户都是中小企业,客户开心,我们当然也开心。

说到女性,阿里巴巴成功的秘诀之一就是我们有许多的女性员工。

主持人:多大比例?

马云:大概在上市之前的两三个月,有个美国记者来到阿里巴巴,他问我,“马云,阿里巴巴有多少女性?”我说,“怎么啦,为什么问这个?”后来我查了之后才知道,在我们的员工中,女性占了47%,其实真正的比例应该是51%,因为之前我们收购了一些企业,而这些企业中的男性员工较多,所以拉低了女性员工比例。

主持人:在高管层中有女性吗?
马云:33%的管理层都是女性。在最高层的管理的人员中大概有24%的女性。首席执行官和财务总监等高管职位都有女性担任。跟她们共事非常舒服。在这个世界,如果要想取得成功,那就必须让其他人变得更加有力,要鼓舞其他人的成长,如果让其他人比你更成功,那你自己也可以取得成功。我觉得女性对其他人的关注往往会超过对其自己的关注,她们总是更关心子女、丈夫和父母。这方面女性要超过男性,同时在待人接物方面也更加友好。

主持人:是否担心中国经济放缓?
马云:对此我毫不担心。我觉得中国经济放缓要远远好过让经济继续以9%的速度增长。如今的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因此要继续保持9%的增速是不可能的。如果硬要中国保持9%的增速,那一定会出问题。你永远都看不到蓝天。你也永远提高不了质量。中国应该更加注重经济的质量。如果中国有许多文化内容,类似于好莱坞电影或体育这样的内容在GDP中,那么情况会更好。这就像人的成长,人的身体不能一直长长长,到了一定阶段,就要开始增加文化、价值和智慧,中国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主持人:你在印度见了莫迪?
马云:还没见,但我会去印度。

主持人:现在你是世界上最富的人,阿里巴巴也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除了阿里巴巴,你还想要什么?
马云:过去三个月,我真的很不开心,总是听到有人说现在马云是中国首富。

主持人:也有人说是世界商界明星。
马云:但,我好像不是。十五年前,在我的公寓里,我的妻子也是最初创业的十八人之一,我问她:“你希望看到自己的丈夫变成富人,当然是杭州的富人而不是中国的富人,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呢?”她回答:“当然是受尊敬的人。”因为那时候我俩都觉得我根本没有机会成为富人。当时我们想到的都是如何让企业生存下来。我认为,如果你有100万美元,这是你的钱,如果你有2000万美元,你会有许多问题,要考虑通胀要考虑买什么股票之类;但如果你有10亿美元,这已经不是你的钱,这是社会投给你的信任,社会觉得你能比其他人更好地支配这些钱,因此我觉得,我现在手里有资源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利用现有的影响力和金钱,我们应该对年轻人投入更多精力。现在我觉得,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回学校教书,跟年轻人在一起。告诉他们一些事情,跟他们分享一些经历。所以这些钱不是我的,我只是恰好在管理这些资源,我希望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主持人:告诉年轻人你的故事
马云:对,要告诉他们我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可能不会有很多人有被拒绝三十次的经历。

关键是,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放弃,要学习阿甘,我们始终拼搏,始终寻求自我改变,我们不会怨天尤人。那么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如果有人在做事情的过程中最后出了差错,如果他总是抱怨别人,那么他永远不会有机会;相反,如果他懂得自我审视,能找到自己身上这样和那样的错误,这样的人才会希望。



顶一下
(20)
10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katee]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