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焦点 > 社会 >

童戏:从男孩到性奴,阿富汗权贵的游戏

2017-03-03    来源:普特英语听力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在阿富汗有这样一句谚语“Women for children,boys for pleasure”,女人是孩子们的,男孩们是用来取乐的。

 
在保守的阿富汗,男女之间的接触受到严格限制,阿富汗的一些富人阶层便以性虐男童作乐。几个世纪以来,阿富汗的权贵们在大街上逡巡,看到贫穷的孤儿男童,用“会给你们提供工作哟”或是“带你们去读书”这样的借口骗走,甚至是直接掳走,这些男童的会被当做性奴来玩弄。
 
这些男孩的年纪大多在10到18岁之间,被人从大街上诱拐或是掳来,然后被逼迫穿上女人的衣服跳舞,被人消遣。
 
他们被称作“bachas”,在私人聚会上为有权有势的军阀、指挥官、政治家以及其他精英群体跳舞,这些人豢养这些男童,无非是把他们当做是权力与金钱的象征,以及娈童。
 
这种行为在阿富汗已经流传了数个世纪,被称为“bacha bazi“,也就是童戏。
 
最近,阿富汗在修订刑法,该国表示会将童戏当做不合法行为,违反者将受到一系列严厉的惩罚。
 
在阿富汗做出此举之前的去年,法新社的一篇报道揭露了塔利班童戏。这是该国最惊人的反人权暴力行为,因为童戏的复苏,由此带来的死亡人数也直线增加。
 
社会

童戏第一次引发关注是在2009年,一部名叫《阿富汗跳舞的男孩们》的纪录片得到了国际范围内的关注,在纪录片中,一位男子对着一个年轻的男孩唱到——
“He's touching the boy with his cotton clothes.
“Where do you live, so I can get to know your father.
“Oh boy, you have set your lover on fire.”
“他正在抚摸着穿棉布衣服的男孩
“你住在何方,我想认识你的父亲
“哦,男孩,你正在对着你心爱的人点火”
 
可能你们会纳闷,警察不会管吗?另外一位舞童男孩在接受自由欧洲电台时的回答也许会告诉你答案:
“The police don't ask why we're doing it, but they threaten to arrest us.”
“警察不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营生,反而威胁说要逮捕我们。”
 
“Many times they demand that we dance and have sex with them or give them money.”
“大多时候,他们要求我们跳舞给他们看、和他们上床或是贿赂他们。”
 
社会

在阿富汗,童戏不会被看作同性恋(同性恋被伊斯兰妖魔化并禁止),而被看作是一种文化习俗。
 
这种行为,从1996年到2001年间是被塔利班禁止的,然而最近几年却逐渐兴起,在阿富汗东部和南部帕什通乡下的中心地区和阿富汗北部乡下的塔吉克地区最是盛行。
 
社会

童戏这一现象是怎么出现的以及为何会出现?
 
阿富汗独立人权组织在2014年的报告中指出,这一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是,阿富汗社会牢固的性别隔离,以及对女性的接触太少导致了这一现象的迅速扩散。此外,诸如法律缺失、腐败、司法正义的缺失、文盲、贫穷、社会动荡、武装组织的存在,这些因素也促使了童戏的发展。
 
社会

该组织还指出,阿富汗的刑法禁止强奸和恋童,却对童戏没有明确的规定。
 
“There is a gap and ambiguity in the laws of Afghanistan regarding bacha bazi and the existing laws do not address the problem sufficiently.”
“阿富汗的法律在童戏这一现象上有很多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的地方,现有的法律并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这也正是阿富汗希望通过修改法律能解决的问题,但政府在处理童戏事件方面并没有太多的经验,许多犯法者与执法者勾结,通过权力和贿赂来逃避制裁。
 
社会

关于这些男孩
 
这些被人当做舞童和性奴的男孩大多在10岁到18岁之间,他们当中很多都是绑架来的,也有一些是被贫穷的父母卖过来的。
 
阿富汗独立人权组织在报告中写到——
“The victims of bacha bazi suffer from serious psychological trauma as they often get raped.”
“童戏的受害者由于经常遭到强奸,有着严重的心理创伤。”
 
“Such victims suffer from stress and a sort of distrust, hopelessness and pessimistic feeling. Bacha bazi results in fear among the children and a feeling of revenge and hostility develop in their mind.”
“巨大的压力与不安、无望悲观的情绪使得这些受害者有了报复的念头,心里生出了仇恨。”
 
可这些报复不是针对他们的主人,而是针对其他的男孩,重复虐待的怪圈。来自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Charu Lata Hogg说道:
“In the absence of any services to recover or rehabilitate boys who are caught in this horrendous abuse, it's hard to know what happens to these children.”
“这些男孩在遭受过可怕的虐待后,没有任何接受治愈或康复的机会,很难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We have heard anecdotal reports that many grow up to keep their own bachas, perpetuating the revolving door of abuse.”
“我们在一些报道中听闻,这些男孩长大后会豢养自己的男童,让虐待一直流传下去。”
 
2007年,一位17岁的“dancing boy”Ahma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I love my lord. I love to dance and act like a woman and play with my owner.”
“我爱我的主人,我喜欢跳舞,也喜欢跟女人似的和我的主人一起玩。”
 
他还告诉路透社,他长大后也要成为另一个主人:
“Once I grow up, I will be an owner and I will have my own boys.”
“等我长大后,我也会成为主人,拥有我自己的男孩。”
 
社会

身不由己的童戏男孩
 
这种被称为“童戏”的狎童行为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一些军阀和有势力的权贵人物喜欢逼迫男孩们扮成女孩子的样子跳舞,甚至把他们当做性奴。这些受害人“戏子”们一旦入行,就再也没有回头之日,只能继续挣扎在这个行业里。由于当地多年来战乱纷呈,他们的遭遇受到的关注非常少。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一位负责人Dr Soraya Sobhrang说道:
"Nobody knows about how many boys there are - it is very sensitive, very underground."
“没有人知道这样的男孩有多少,这是非常敏感、隐蔽的信息。”
 
"Maybe 100, maybe 500, maybe 1,000... It was one of the challenges when we visited some boys. When I asked them, they said they were owners, they didn't want to show they were the victims.
“100?500?或是1000?......我们在采访这些男孩的时候,他们都会自称是主人,因为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才是受害者。
 
"Nobody admitted they were bacha bereesh. They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没有人承认他们就是舞童,他们根本就不想提起这件事。
 
"Some of these boys were 18 or 19. If they want to marry, nobody can know.  No family wants to give their daughter to these people."
“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18或19岁了,当他们想结婚的时候,会隐瞒自己的身份,毕竟,没有人想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社会

不过,也有一些家庭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做童戏,却也无可奈何。
 
上文中说自己长大后也要包养男孩的Ahmad,在被一位有钱的大地主包养,每月从主人那里领零花钱。
 
Ahmad的朋友兼舞伴Jamil现在已经结婚了,他曾是一个“没有胡子的男童”,受制于一个势力强大的军阀头子,这个军阀后来离开了阿富汗。他说,他选择继续做舞童的唯一原因是,赚钱抚养弟弟和妹妹们。
 
“我让他们学习,供他们吃穿。我赚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家人身上。我不想他们以后也像我一样,过这种不人不鬼的生活,我不希望他们也遭受不幸。”
 
Ahmad和Jamil说,家人们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也无力去阻止。实际上两个人赚来的钱对双方的家庭来说都非常重要。
 
不过大多数的童戏男孩依然不为家庭和社会所接受,他们每天都忍受着威胁、暴力、甚至是谋杀,却从未想过要逃跑——
"How can I run away from this place?Where can I go? I am not accepted by society or by my family."
“我要怎么逃呢?又能逃去哪里呢?这个社会不接受我,就连我的家人也不接受我。”
 
《纽约时报》发表过这样一篇文章——
 
社会

在阿富汗一名叫Gregory Buckley的美国士兵在打给父亲的最后一通电话里说,每天晚上,阿富汗警察都会把这些男孩带回基地,每天晚上他们都能听见男孩们被虐待的凄惨叫声,但他们不允许去管这些事,他们的长官让他们换个角度看问题,这只是阿富汗的文化习俗而已(his officers told him to look the other way because it's their culture)。
 
但这哪里是什么文化习俗,只是一种披着文化习俗外衣、罪恶又变态的恋童行为和虐待行为。
 
只能希望阿富汗法律的修订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保障与平安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wangnan]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