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

             

Chapter 17

永别了,武器 by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2016-9-2 15:52

手术后我醒转来,我这 人并没有离开过。你这人并没有离开过。人家只是要使你窒息。这不像死,只是麻醉药使你窒息,叫你失去感觉,事后就好比醉酒,只是吐的时候只吐胆汁,吐后人 也并不好过些。我看见床尾有些沙袋。沙袋堆在石膏下突出来的管子上。过了一会儿,我看见盖琪小姐,她说:“现在觉得怎么样?“

“好一点了,“我说。

“他在你膝头上动了一次奇妙的手术。“

“用了多少时间?“

“两小时半。“

“我说了什么不伦不类的话没有?“

“没有说。别开口。安静休息。“

我感到恶心难受,果真不出凯瑟琳所料。谁上夜班对于我都是一样。现在病院里多了三个病号,一个是红十字会的瘦瘦的青年,佐治亚州①人,他患的是疟 疾,第二个也是瘦子,是个很不错的青年,纽约州人,患疟疾和黄疸病,还有一个是个好青年,因为想扭开一颗榴霰弹和烈性炸药的混合弹的雷管作纪念品而受了 伤。山间的奥军用的这种榴霰弹,上面装有一种铜弹头,在炸弹爆炸后还不能碰,一碰就会重炸一次。护士们很喜欢凯瑟琳·巴克莱,因为她肯天天值夜班。那两个 患疟疾的花了她相当多的时间,那个扭下雷管的少年跟我们成了朋友,他夜里从不按铃,除非万不得已。夜间除了凯瑟琳的工作时间外,我们都是在一起的。我很爱 她,她也爱我。我白天睡觉,我们醒时互通信札,请弗格逊做送信人。弗格逊是个好人。关于她的事我不清楚,只知道她有个兄弟在第五十二师服役,还有个兄弟则 在美索不达米亚②, 她待凯瑟琳非常好。“我们举行婚礼你来不来,弗基③?“我有一次问她。“你们永远不会结婚的。“

“我们会的。“

“不,你们不会的。“

“为什么呢?“

“结婚前就会闹翻。“

“我们从来不吵架。“

“来日方长。“

“我们不吵架。“

“结了婚你就要死了。不是吵架便是死。人们总是这样子的。他们不结婚。“

我伸手抓她的手。“别抓我的手,“她说。“我不是在哭。也许你们俩没有问题。但是你得当心,别给她惹出事来。惹出事来我可要叫你死。““我不会给她惹事的。“

“那么你得小心。我希望你们俩好好的。你们过得很快活。““我们俩好快活。“

① 在美国东南部。

② 美索不达米亚是中东一古地区名,当时为土耳其的一个行政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英国托管下的独立的伊拉克的一部分。

③ 弗基是弗格逊的简称。

“那就不要吵架,不要给她惹出事来。“

“我不会的。“

“但是你还得当心。我不想让她生个战时的私生儿。“

“你是个好姑娘,弗基。“

“哪里。你用不着奉承我。你的腿觉得怎么样。“

“很好。“

“你的头呢?“她用手指摸摸我的头顶。它敏感得就好比人睡着时的一只脚。“从来没让我怎么难受过,“我说。

“头上这样一个肿块,可能把你弄得神经错乱。从来不觉得疼吗?“

“不觉得。“

“你真是个运气好的青年。你信写好了没有?我要下楼去啦。“

“就在这儿,“我说。

“你应当叫她暂时停止上夜班。她越来越疲乏了。“

“好的。我跟她说。“

“我本想接替她,但是她不肯。别的人都乐得由她去做夜班,你该让她稍微休息休息才是。“

“好的。“

“范坎本女士说起你天天上午睡觉。“

“她就会说这种话。“

“最好你让她暂时停止上夜班。“

“我也要叫她这样。“

“你不会的。不过,要是你能够叫她停止,我才瞧得起你。“

“我就叫她停止吧。“

“我不相信。“她揣着字条走出去。我揿揿铃,过了一会儿盖琪小姐进来了。

“什么事?“

“我只想找你谈谈。你看,巴克莱小姐应该暂时停止上夜班吗?她那模样,十分疲乏。为什么老是她上夜班?“

盖琪小姐眼睁睁地望着我。“我是你们的朋友,“她说。“你用不着对我打官腔。“

“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傻啦。你叫我来就是这件事吗?“

“来杯味美思好吗?“

“好的。喝完我就得走了。“她从镜橱里取出一只杯子。

“你拿杯子喝,“我说。“我就拿瓶子喝。“

“这杯敬你,“盖琪小姐说。

“范坎本女士还说什么我上午睡到很晚才醒?“

“她不过是唠叨一番。她说你是我们的特权病人。“

“见她的鬼。“

“她人倒不见得恶劣,“盖琪小姐说。“她不过是又老又怪。她一向不喜欢你。“

“是的。“

“嗯,我倒是喜欢你的。而且我是你的朋友。不要忘记这一点。“

“你待我太好了。“

“那也不见得。我知道你心中认为好的是哪一个。不过我还是你的朋友。你的腿觉得怎么样?“

“好。“

“我去拿一点冷矿泉水来洒一洒。腿在石膏底下一定好痒吧。外边天气很热。“

“你真好。“

“很痒吗?“

“不,还好。“

“我来把那些沙袋摆摆好。“她弯下身来。“我是你的朋友。“

“我早就知道。“

“不见得吧。但是有一天你总会知道的。“

凯瑟琳·巴克莱停做了三个夜晚的夜班,到第四夜她又回来了。当时的心情,就好比是各自作了长期旅行后的重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