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三生三世》走红国外 原来英文还能这么翻

作者:admin

来源:

2017-8-5 15:21

近日,据媒体报道,歪果仁将翻拍《西游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飞公司和新西兰电视台将组团重现猴哥的魔力(bring back Monkey Magic)。翻拍版的《西游记》定名为the Legend of Monkey(猴王传奇),略简单粗暴,也是很担心齐天大圣、美猴王、弼马温这些称号将会怎么翻译……

剧名这样翻译 你还认识吗?

中国那些热门影视剧走出国门的第一步当然就离不开翻译。一起来看看我们口口相传的这些热门剧集,英文名长啥样。

▲《人民的名义》

最近的荧屏爆款,当属热播的《人民的名义》,汇集了几十位戏骨的大戏吸引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

这个现象级的作品当然也引发了外媒的关注,在BBC的报道中,这部反腐剧被直译为In the Name of People,官方的海报上也是如此翻译。

外媒很喜欢将其与《纸牌屋》类比,并拿开头在别墅查处的成箱满床的巨款举例( bed made of banknotes )。反贪腐的调查员( anti-graft investigators),遵循着“老虎“、“苍蝇“(‘tigers’ <top officials> and ‘flies’ <low rank officials>)一起打的思路,秉公执法。

BBC的报道下还列有主要人物的介绍,包括正直(upright)的侯亮平、狡诈算计的反派公安厅长祁同伟(crafty and calculating public security chief and villain ),还有不断作为表情包(online memes)上线的达康书记。

▲《三生三世》

《人民的名义》在3月底接档前,火爆荧屏的是另一部大热网络小说改编的玄幻剧(fantasy story)《三生三世》。这本书的英文版去年已经在亚马逊销售了,从书的封面可以看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的英文被翻译为To the Sky Kingdom,这种意译还真是让人需要反应一阵。

▲《甄嬛传》

zhen1
你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甄嬛?当时也是引领收视狂潮的76集的《甄嬛传》被引入美国,虽然被压缩成6集,但是也算是走出国门。被引进美国的甄嬛传被翻译为Empresses in the Palace(宫中的后妃们),感觉并未突出主角。

▲《琅琊榜》

曾爆火的另一部古装片也曾变身英文大片,官方英文版本中,《琅琊榜》被翻译成了 Nirvana in Fire,即“火中涅槃“。贴合了故事主线,Nirvana浴火重生画面感也很强,但感觉加上in Fire语义重合了?

▲《花千骨》

曾推出英文版片花、踏足外国电影节的《花千骨》也曾赚足收视,但是这部剧名的英文翻译The Journey of Flower,不禁让人觉得也太不走心了……
zhen2
古装、玄幻最难翻译


古装、玄幻的难以翻译,恐怕就在于它们是反映了中西文化差异最显著的领域,以致在另一文化中并没有比较约定俗成的对应说法。

拿《甄嬛传》来说,那纷繁复杂的妃嫔封号就会让译者头大。美版中,华妃被译作Consort Hua,莞嫔为Concubine Huan,沈贵人是Lady Shen,安常在则成了“服务员“Attendant An,想必翻译人员也是想喊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一丈红“成了The scarlet red(罪孽深重的红),“惊鸿舞“变身Flying Wild Goose(飞翔的野鹅),皇后的名言“臣妾做不到啊“,被翻译成了'I truly cannot bear it',情绪平平缺少了那种歇斯底里。

除了这些“特有词汇“,还有些转换成了英文便在意思上完全对接、但却丧失了意蕴。比如“本宫“若翻译成“I“,气场顿时就弱了很多。翻译甄嬛传还真是难于上青天啊。

玄幻的也是让译者很无力,需要各种脑洞大开,比如《三生三世》中的九重天太子,就被翻译为heir to the Sky Throne。专家没办法的,不代表万能的网友不行啊。“赏你一丈红“就被有才的网友翻译成了:Give you a 3.3333……meters red。

什么才是好翻译?

仅小说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翻译,网上搜索量大的已经有好几个版本。亚马逊上线小说用的是陶丽萍的版本To the Sky Kingdom(天国之旅),网络流传的陈星的译法为Life After Life, Blooms Over Blooms(生生世世,花开花落),电影版剧照“Once Upon A Time“(前尘往事)。

可以发现,越有意蕴,越有东方独特色彩,或者说越虚化的词句,越难以翻译,需要在准确的同时传达到意境之美。

熟悉翻译的人都知道严复提出的信(faithfulness)达(expressiveness)雅(elegance);林语堂的信(faithfulness)顺(smoothness)美(beauty);以及鲁迅提出的宁信而不顺;傅雷的神似说;钱钟书的化境说……

在《朗读者》首期节目中感动众生的许渊冲先生不喜欢逐字翻译,他不仅止步于“真“,而是要追求“美“。

钱钟书先生是许先生的老师,许先生认为他的这位老师“学问之博,无所不知“,但是“他太重真,不重美。……他宁可得罪美,不可得罪真。“而许先生认为诗必须是美的,对“美“的追求本身就是对“真“的忠实。

无论是真与美,还是信与雅,除了对外语的掌握和词汇的积累,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当然还是对本国文化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