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THE SHOES OF FORTUNE幸运的套鞋

作者:admin

来源:

2008-9-26 15:08

04THE SHOES OF FORTUNE幸运的套鞋

00:00

  ①这是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个大广场,非常热闹。

  这篇文章基本上称赞现代。但司法官却认为汉斯①王朝是一个最可爱、最幸福的时代。

  ①汉斯(Hans,1455-1513)是丹麦的国王,1481年兼做瑞典的国王。

  谈话既然走向两个极端,除了有人送来一份内容不值一读的报纸以外,没有什么东西打断它——我们暂且到放外套、手杖、雨伞和套鞋的前房去看一下吧。这儿坐着两个女仆人——一个年轻,一个年老。你很可能以为她们是来接她们的女主人——一位老小姐或一位寡妇——回家的。不过,假如你仔细看一下的话,你马上会发现她们并不是普通的佣人:她们的手很娇嫩,行动举止很大方。她们的确是这样;她们的衣服的式样也很特别。她们原来是两个仙女。年轻的这个并不是幸运女神本人,而是替女神传送幸运小礼物的一个女仆。年长的那个的外表非常庄严——她是忧虑女神。无论做什么事情,她总是亲自出马,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放心。

  她们谈着她们这天到一些什么地方去过。幸运女神的女仆只做了几件不太重要的事情,例如:她从一阵骤雨中救出了一顶崭新的女帽,使一个老实人从一个地位很高的糊涂蛋那里得到一声问候,以及其他类似的事情。不过她马上就要做的一件事情却很不平常。

  "我还得告诉你,"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为了庆祝这个日子,我奉命把一双幸运的套鞋送到人间去。这双套鞋有一种特性:凡是穿着它的人马上就可以到他最喜欢的地方和时代里去,他对于时间或地方所作的一切希望,都能得到满足;因此下边的凡人也可以得到一次幸福!"

  "请相信我,"忧虑女神说,"他一定会感到苦恼。当他一脱下这双套鞋时,他一定会说谢天谢地!"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对方说。"我现在要把这双套鞋放在门口。谁要是错穿了它,就会变得幸福!"

  这就是她们的对话。

2.司法官的遭遇

  时间已经不早了。醉心于汉斯的朝代的司法官克那卜想要回家去。事情凑巧得很:他没有穿上自己的套鞋,而穿上了幸运的套鞋。他向东街走去。不过,这双套鞋的魔力使他回到300年前国王汉斯的朝代里去了,因此他的脚就踩着了街上的泥泞和水坑,因为在那个时代里,街道是没有铺石的。

  "这真是可怕——脏极了!"司法官说。"所有的铺道全不见了,路灯也没有了!"

  月亮出来还没有多久,空气也相当沉闷,因此周围的一切东西都变成漆黑一团。在最近的一个街角里,有一盏灯在圣母像面前照着,不过灯光可以说是有名无实:他只有走到灯下面去才能注意到它,才能看见抱着孩子的圣母画像。

  "这可能是一个美术馆,"他想,"而人们却忘记把它的招牌拿进去。"

  有一两个人穿着那个时代的服装在他身边走过去了。

  "他们的样子真有些古怪,"他说。"他们一定是刚刚参加过一个化装跳舞会。"

  这时忽然有一阵鼓声和笛声飘来,也有火把在闪耀着。司法官停下步子,看到一个奇怪的游行行列走过去了,前面一整排鼓手,熟练地敲着鼓。后面跟着来的是一群拿着长弓和横弓的卫士。行列的带队人是一位教会的首长。惊奇的司法官不禁要问,这场面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这是西兰①的主教!"

  ①丹麦全国分做三大区,西兰(Sjaelland)是其中的一区。

  "老天爷!主教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儿要这样做?"司法官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是主教!

  司法官思索着这个问题,眼睛也不向左右看;他一直走过东街,走到高桥广场。通到宫前广场的那座桥已经不见了,他只模糊地看到一条很长的溪流。最后他遇见两个人,坐在一条船里。

  "您先生是不是摆渡到霍尔姆去?"他们问。

  "到霍尔姆去?"司法官说。他完全不知道他在一个什么时代里走路。"我要到克利斯仙码头、到小市场去呀!"

  那两个人呆呆地望着他。

  "请告诉我桥在什么地方?"他说。"这儿连路灯也没有,真是说不过去。而且遍地泥泞,使人觉得好像是在沼泽地里走路似的!"

  的确他跟这两个船夫越谈越糊涂。

  "我不懂得你们波尔霍尔姆的土话!"他最后生气地说,而且还把背掉向他们。他找不到那座桥,甚至连桥栏杆也没有了。

  "这里的情形太不像话!"他说。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的时代会像今晚这样悲惨。

  "我想我还是叫一辆马车吧!"他想,可是马车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一辆也看不见。"我看我还是回到皇家新市场去吧,那儿停着许多马车;不然的话,我恐怕永远走不到克利斯仙码头了。"

  现在他向东街走去。当他快要走完的时候,月亮忽然出来了。

  "我的天,他们在这儿搭了一个什么架子?"他看到东门的时候说。东门在那时代恰恰是在东街的尽头。

  最后他找到一个门。穿过这个门,他就来到我们的新市场,不过那时它是一片广大的草地,草地上有几簇灌木丛,还有一条很宽的运河或溪流在中间流过去。对面岸上有几座不像样的木栅,它们是专为荷兰来的船长们搭起来的,因此这地方也叫做荷兰草地。

  "要么我现在看到了大家所谓的虚无乡,要么我大概是喝醉了,"司法官叹了口气说。"这到底是什么呢?这到底是什么呢?"

  他往回走,心中想自己一定是病了。他在街上一边走,一边更仔细地看看街上的房子。这大多数都是木房子,有许多还盖着草顶。

  "不成,我病了!"他叹了一口气。"我不过只喝了一杯混合酒!不过这已经够使我醉了;此外拿热鲑鱼给我们下酒也的确太糟糕。我要向女主人——事务官的太太抗议!不过,假如我回去,把实际情况告诉他们,那也有点可笑,而且他们有没有起床还是问题。"

  他寻找这家公馆,可是没有办法找到。

  "这真可怕极了!"他叫起来。"我连东街都不认识了。一个店铺也没有。我只能看到一些可怜的破屋子,好像我是在罗斯基尔特或林斯德特一样!哎呀,我病了!这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可是事务官的公馆在什么地方呢?它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不过里面还有人没睡。哎呀,我是病了!"

  他走到一扇半开的门前,灯光从一个隙缝里射出来。这是那时的一个酒店——一种啤酒店。里面的房间很像荷尔斯泰因的前房①。有一堆人,包括水手、哥本哈根的居民和一两个学者坐在里面。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他们对于这位新来的客人一点也不在意。

  ①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SchteswigHolstein)是德国北部的一个州。荷尔斯泰因的前房是一种宽大的房间,里面的陈设全是些粗大的家具、箱子和柜子等。

  "请您原谅,"司法官对着向他走来的老板娘说,"我有点不舒服!您能不能替我雇一辆马车,把我送到克利斯仙码头去?"

  老板娘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然后用德文和他讲话。

  司法官猜想她大概不会讲丹麦文,因此把他的要求又用德文讲了一遍。他的口音和他的装束使得老板娘相信他是一个外国人。她马上懂得了他有些不舒服,因此倒了一杯水给他喝。水很咸,因为那是从外边井里取来的。

  司法官用手支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思索着在他周围所发生的一些怪事情。

  "这是今天的日历吗?"当他看到老板娘把一大张纸撕掉的时候,为了要打破沉寂,他说。

  她不懂得他的意思,不过她把这张纸递给了他。这是一张描绘诃龙城上空所常见的一种幻象的木刻。

  "这是一张非常老的东西呀!"司法官说。他看到这件古物,感到非常高兴。"您怎样弄到这张稀有的古画的?虽然它代表一个寓言,但是它是非常有趣的!现在人们把这些常见的幻象解释成为北极光;可能它是由电光所形成的!"

  坐在他身旁和听他讲话的人,都莫明其妙地望着他。其中有一位站起来,恭恭敬敬地摘下帽子,做出一种很庄严的表情,说:

  "先生,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