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

             

野性 The wild animal

野性的呼唤 by 杰克·伦敦

2016-9-2 10:40

巴克身上有着强烈的野性。当他在雪野上奔跑时,这野性也就越来越强烈。在他日益强壮的同时,虽然他加倍小心不挑起争端,他对斯皮兹的仇恨也与日俱增。

但是斯皮兹却常常对着巴克龇牙咧嘴,试图找碴打架。巴克心中很清楚,两犬相争,必有一死。

一天晚上,当他们停驻在雷伯格湖畔的时候,一场恶战一触即发。那里天寒地冻,积雪深厚。湖面冻住了,弗朗索瓦斯、佩诺特和狗们不得不在冰上的一个巨岩下过夜。巴克在雪下为自己做了一个暖和的洞穴,这使他很不情愿起身去吃掉自己的那份鱼。但当他吃完回到洞里时,发现斯皮兹已经占据了那里。以前,巴克总是避免同斯皮兹冲突。但这一次却忍无可忍,他愤怒地进攻了。斯皮兹吃了一惊。他知道巴克个头高大,却未料到他这样凶猛。弗朗索瓦斯也惊呆了,他猜到了巴克为什么生气。“上,巴克!“他喊道,“教训教训他,这下流坯。“

斯皮兹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两条狗一个接一个地兜着圈子,寻找出击的机会。但是突然,佩诺特叫了起来。然后他们看见有80到100多条狗围上了雪撬。这些狗来自一个印第安村落,他们在找食物时嗅到了雪撬。佩诺特和弗朗索瓦斯试图用木棍吓退他们,但是那些狗被食物的气味刺激地发了疯,他们露出牙齿进行反击。

巴克从未看见过这样的狗。他们瘦骨嶙峋,但是饥饿使他们如野兽一样凶猛。其中3条狗进攻巴克。不过几秒钟,他的头和腿就受了重伤。戴夫和索拉克斯并肩作战,浴血奋斗。乔和派克扑倒了一条狗。派克一口咬开了他的脖子,巴克咬住了另一条狗的脖子,尝到了鲜血的滋味。他又扑向另一个,却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咬住了,那是斯皮兹从边上偷袭他。

佩诺特和弗朗索瓦斯手拿木棍来帮忙。但他们不得不跑回去看管食物。对于这9条拉雪撬的狗来说,从湖上逃开更安全些。因为其中几个已受了重伤。他们在树林中藏身,度过了一个不快的夜晚。

在黎明第一道曙光中,他们回到了雪撬上,发现佩诺特和弗朗索瓦斯疲惫不堪,怒火中烧,他们一半食物都没有了。那群印第安狗甚至吃掉了佩诺特的一只鞋子。弗朗索瓦斯悲伤地看着他的狗。

“唉,我的朋友们,“他轻声说道,“这些伤口可能会让你们难受的。你说呢,佩诺特?“

佩诺特一言不发。他们仍然还有600公里路,他不希望自己的狗从印第安狗那里染上狂犬玻

挽具也被扯得七零八落。他们花了两个小时才起程赶路。在他们旅途中最艰难的国度中缓慢而艰难地跋涉。

“30里河“没有结冰,因为它的流速太快了。他们花了6天工夫企图找到一处过河的地方——每一步对于人和狗来说都险象环生。12次他们都发现了河上的冰桥,佩诺特小心翼翼地走上去,手持一块木板,12次他都跌了下来,幸而有木板的边缘撑住冰洞。佩诺特才得以生还。但是由于气温下降到零下45℃,所以佩诺特每次落水,都不得不生火烤干自己。一次,雪撬连带着戴夫,巴克一同跌到冰层下。当佩诺特和弗朗索瓦斯把他们救上来时,他们从头到脚都结了冰。他们不得不再次生火取暖。又一次,斯皮兹和前面的狗跌入了冰里——巴克、戴夫和雪撬上的弗朗索瓦斯不得不费力把他们拽回来,那天他们只走了400米。

当他们到达呼塔林格时,冰层很厚,巴克和其余的狗已经筋疲力竭了。可是由于他们已经耽误了,所以佩诺特驱赶他们跑得更快一些。3天时间里,他们赶了180公里路,抵达一个叫“五指“的地方。

别的狗由于长年拉雪橇,脚上已经磨出了茧子。但巴克的脚却由于在南方舒适的生活而非常娇嫩;一整天他都忍着痛苦奔跑,但当他们晚上安营休息时,他像死狗一样瘫在了地上。他饿极了,但极度的疲惫让他连起身吃鱼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弗朗索瓦斯把鱼拿过去喂给他吃。一天,弗朗索瓦斯做了4只小鞋给他。这使巴克比以前好受多了。一天早晨,弗朗索瓦斯忘记给他穿鞋子,巴克就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拒绝动身,直到弗朗索瓦斯把鞋子给他穿上。后来他的脚比以前厚实多了,鞋子就不需要了。

一天早晨,在派克河,一个叫多莉的狗突然发了疯。她像狼一样凄厉地长嗥着,向巴克扑去。巴克拔脚就逃,而多莉紧追不舍。她无法抓住他,但他同样不能摆脱她。他们追跑了半公里,巴克听见弗朗索瓦斯在叫他。他掉头向他跑去。他知道弗朗索瓦斯肯定是要救他。弗朗索瓦斯站在那里,拿着斧头,当巴克跑过去之后,他用斧子一下子劈碎了多莉的脑壳。

巴克扑倒在雪撬上,疲惫地再也动弹不得。立刻,斯皮兹就偷袭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咬了他已经无力反抗的敌人。但弗朗索瓦斯看到了这一幕,他狠狠揍了斯皮兹一顿。

“那个斯皮兹简直是条野狗“。佩诺特说,“总有一天他会杀了巴克的。“

“巴克更野。“弗朗索瓦斯说道,“我总是在观察他,有一天他气极了就会和斯皮兹决一雌雄的,我包他会赢。“弗朗索瓦斯说对了,巴克想做一名头狗。斯皮兹知道这一点并因此而憎恨他。当别的狗由于偷懒而受到斯皮兹的惩罚时,巴克却纵容他们。有个早晨,巴克不愿起来,斯皮兹到处找他。当被他发现了之后,斯皮兹立刻就扑了过去;但突然,巴克袭击了他,其它的狗都看出了他们的对立,对斯皮兹来说领导他们越来越难了。但是,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他们没有机会打架。不久,在一个灰冷的下午,他们到达了道桑镇。

他们在道桑逗留了7天。离开的时候,佩诺特带了更多极其重要的文件,他希望能够尽早赶回去。

第一天,他们赶了80公里路,第二天如是。但对于弗朗索瓦斯来说却是件苦差。巴克和斯皮兹彼此仇恨。而斯皮兹对其余的狗来说也失去了他的权威性。一天晚上,派克从斯皮兹那里偷了半条鱼,公然站在巴克旁边吃起来。每一次巴克接近斯皮兹的时候,他就会咆哮起来,背上的毛发愤怒地倒竖起来。其余的狗也套着挽具打架。弗朗索瓦斯经常要停下来,他知道问题出在巴克身上,但是巴克非常聪明,弗朗索瓦斯从未抓住他挑起事端的时候。

一天晚上在营地,狗群发现了一只雪兔。立刻他们就开始追逐,斯皮兹打头。附近还有另一个营地,那儿的50条狗也加入了追逐的行列。兔子在雪地上迅速地飞掠而过,但松软的雪却不利于狗的奔跑,当斯皮兹擒住雪兔时,他用牙齿叨住它又把它扔到了空中,巴克随后也赶到了。斯皮兹停住脚,巴克凶猛地扑了过来。两只狗在雪地上翻滚。斯皮兹迅速地咬了巴克两次,然后跳开,仔细地观察着。

机会终于来了。巴克知道他和斯皮兹中有一个必死无疑,他们观察着对方,慢慢地兜着圈子。明亮的月光映着雪野,空气冰冷静止,甚至连树上的叶子也纹丝不动。其余的狗吃完了雪兔也转过身来观阵。

斯皮兹是一个打架的好手。他尽管满腹怒火和仇恨,却同时非常机智。而每次巴克试图咬他的咽喉时,他就会撞上斯皮兹的牙齿。然后,每一次巴克袭击时,斯皮兹让过他,然后在他擦身而过时在另一边咬他。不消几分钟,巴克就浑身是血。

他再次出击,但在最后关头他突然掉头扑向斯皮兹的下身,咬住了他的左前腿。骨头被咬碎了,斯皮兹3条腿站在那里。巴克试图把斯皮兹撞倒,然后像前一次出击一样,咬碎了斯皮兹的右前腿。

现在斯皮兹已回天乏术。巴克业已做好最后一击的准备。而另外60条狗围成一圈观望着,躁动着越来越近,等着战斗的尾声。最后巴克跳起来,一进一退之时,斯皮兹已倒在雪地上,不过一秒钟光景他就葬身在狗群之下了,斯皮兹从此渺无踪影。巴克站在那里冷眼旁观。这野性的动物终于完成了他的捕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