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

             

新的头犬 The new lead-dog

野性的呼唤 by 杰克·伦敦

2016-9-2 10:44

“喏,我说什么来着?巴克是员真正的战将,棒极了。“第二天当弗朗索瓦斯发现不见了斯皮兹,而巴克遍身是血时说道。

“斯皮兹打起架来真像狼一样狠。“佩诺特说,一边察看着巴克身上的伤痕。

“巴克抵得上10条狼。“弗朗索瓦斯回答说,“我们可以走得快些了。斯皮兹不在了,麻烦也没有了。“

弗朗索瓦斯开始给狗套挽具。他需要一条新的头犬,并觉得索拉克斯最合适不过了。但是巴克却扑向索拉克斯,抢了他的位子。

“瞧,巴克!“弗朗索瓦斯说,笑了起来。“他杀了斯皮兹,现在他又想成为头犬了。一边去,巴克!“

他拉开巴克,想再次套上索拉克斯。索拉克斯也不高兴,因他害怕巴克,所以弗朗索瓦斯刚一转身,巴克又站到了索拉克斯的位置上。这下子弗朗索瓦斯可动了气。

“我得教训教训你!“他嚷着,从雪撬上取了一根沉重的木棍。

巴克记起了那个穿红外套的男人,躲开了。这一次,当索拉克斯被套上头犬的位置时,巴克没有动。他保持着几米远的距离,小心地绕着弗朗索瓦斯打转。而当弗朗索瓦斯站到戴夫前的老位子时,巴克却不情愿。他已经战胜了斯皮兹,他想成为头犬。

两个人忙乎了一个小时试图套住他,但巴克虽不逃跑却不让他们抓住他。最后,弗朗索瓦斯坐下来,佩诺特看了看表,天色已经晚了,两个人互相瞅着,笑了。弗朗索瓦斯解下索拉克斯身上的挽具,把他牵回去套在原来的位置上。然后他招呼巴克。所有的狗都套好了,只有前面有一个空位子,但巴克还是不动。

“放下棍子。“佩诺特说。

弗朗索瓦斯扔掉了棍子,立刻巴克就蹿到了队伍前面。弗朗索瓦斯套好他,不一会儿,雪撬就前进了。

巴克是个优秀的领队,他拉得很快而且反应敏捷,把别的狗也领导得很好。对戴夫和索拉克斯来说,新的领队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仍然很卖力地拉着。但其余的狗在斯皮兹做领队时不卖力气,现在却惊奇地发现巴克迫使他们卖力工作,而一旦犯错就会受到惩罚。跑在第二位的狗派克总是偷懒。当第一天的工作结束时,他感觉在整整一生里都没这么卖过力气地拉过雪撬。宿营的第一个晚上,巴克对付了另一条总惹事的狗,乔。自此,他再也没找过麻烦。整个狗队齐心合力拉雪撬,越跑越快。

“我可真的从来没见过巴克这样的狗!“弗朗索瓦斯叫道,“从来没有!他能值1000美元。你说呢,佩诺特?“

佩诺特也同意这一说法。他们赶路很快。每一天都多赶路。雪地又平又结实,没有新雪落下来。气温恒定在零下45°。

当“30里河“上的冰层结得更厚一些的时候,他们只花了一天时间就走过去了。有一阵他们一天跑10O公里,甚至更多,而且只用了14天就到了斯开格威;这是最快的速度了。

狗在斯开格威休整了3天。然后弗朗索瓦斯搂着巴克的脖子和他说再见。这是巴克最后见到佩诺特和弗朗索瓦斯了。像别人一样,他们从巴克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

另外两个人接手了巴克和他的队伍。同别的狗队一起再度奔赴北去道桑的漫长旅途。任重而道远,雪撬上载满了给道桑寻找金矿的人的信件。巴克很不喜欢,但他非常努力地工作,带着别的狗一起费力地拉着车。日复一日,他们披星戴月,起早贪黑。对于狗来说,晚上停下来安营喂饱肚子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先吃一顿饭,再靠到火边休息。

巴克喜欢躺在火边,注视着燃烧的木柴。有时他会想起米勒先生在加利福尼亚的屋子,但他回忆中更多的是那个穿红外套的男人和他手里的棒子、科莉的惨死、同斯皮兹的恶战以及他所品尝过的美味;但有时他会记起别的事情,这些东西来自他的父母,他父母的父母,以及他所有的祖先。

有时候他躺在那儿。他似乎在清醒的遐想中看到了另一堆火焰。他看见身边并不是那个印第安厨子而是另一个人。那个人腿短而臂长,深目长发,喉咙中发出古怪的声音。他非常惧怕黑暗,手里握着一块沉重的石头,左顾右盼。他的背上裹着兽皮,巴克可以看到他周身浓密的毛发。

巴克同这个毛人坐在火边,在火周围的光晕里他看到许多双眼睛,那是饥饿的动物伺机捕食的眼睛。他在梦中低低地咆哮着,直到那印第安厨子喊道:“嘿,巴克,起来!“然后所有的奇异都幻灭了,他目之所及的还是真实的火焰。

他们到达道桑时,狗已经疲惫不堪了,需要一周的休整。但是两天后,他们又带上沉重的邮包奔赴南方了。狗和人都不痛快。雪没日没夜地下着,在轻软的新雪上拉雪撬非常辛苦。

人们照看着他们的狗。晚上,狗先吃饭而人在其次。睡觉时他们总是查看狗的脚。但是每一天,狗群都越来越虚弱。那个冬天,巴克拉着雪撬赶了3000公里路。他同别的狗一样,疲惫到了极点。

戴夫不但疲惫而且生了玻每天晚上,雪撬一停下来,他就瘫倒在地,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站起来。人们检查了他的脚,没有发现骨折的迹象。因此断定它定是内伤。

一天当他开始在挽具里跌交时,雪撬停了下来,驾雪撬的人解下他的挽具想让他休息一下,让他空身跑在雪撬后面。但戴夫不愿意停止工作,看到别的狗做他的工作他恨极了。所以他沿着雪撬边缘奔跑,试图把索拉克斯从他的位子上推开。当雪撬再度停下来时,戴夫咬住了索拉克斯身上的挽具要把他推开,然后他就站在那儿,在雪撬前面他的老位子上,等着套上挽具和拉车的命令。

赶车的人觉得最好还是让他工作。戴夫拉了一天的车。但第二天早上他虚弱得无法动弹。撇下戴夫,赶车的人套上雪撬走了几百米。然后他停了下来,拿起枪又走了回去。狗听见一声枪响,然后那人很快折了回来,雪撬又前进了。但是巴克知道,每条狗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