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

             

更艰苦的工作 More hard work

野性的呼唤 by 杰克·伦敦

2016-9-2 10:47

离开道桑镇30天后,队伍回到了斯开格威。他们筋疲力荆巴克瘦得只剩下50公斤,别的狗也是瘦骨伶仃。

他们并没有生病,只是需要一个长长的休息。但是在斯开格威还有堆积如山的信等着运到北方。所以人们买了更强壮的狗,以前的狗因为对工作没有用,被卖掉了。

两个美国人,哈尔和查尔斯,连同挽具买下了巴克和他的队伍。查尔斯大约40岁左右,浅色的头发,有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哈尔20岁上下,皮带上别着一把闪光的大枪和一把大刀。这两样东西比任何东西都能显示他的幼稚。这两个人显然对北方和它艰苦危险的生活茫然无知。

他们把狗带回凌乱的帐篷,有一个女人正等在那里。她是查尔斯的妻子,哈尔的姐姐,叫玛尔赛蒂。

巴克冷眼瞧着他们拆掉帐篷,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雪撬上。他们不懂得如何把东西有条理地安置好。而且更糟的是,每一次刚把东西放到雪撬上,玛尔赛蒂就动手移开它。所以他们常常不得不把东西搬下来重新开始。

3个男人走上前看到这情景,笑了起来。

“你们放在雪撬上的东西太沉了,“其中一个人说道,“你们干嘛不把帐篷留在斯开格威?“

“没有帐篷我们怎么活下去呢?“玛尔赛蒂问道,向空中伸出双手。

“春天来了,天气不会再冷啦。“

“我可不能没有帐篷。“她答道,帮着查尔斯和哈尔搬着最后几只箱子。

“你那些东西装的不太稳当吧?“另一个人说。

“这为什么呢?“查尔斯问。

“哦,顶头太重了。你想你的狗拉这么多东西吃得消吗?“

“他们当然拉得动。“哈尔说。雪撬已经准备起程。“来,狗,拉车。“他喊道。

狗使出全身的力气拉,但雪撬纹丝未动。

“懒东西!“哈尔叫着,抡起了鞭子。

然尔玛尔赛蒂制止了他,“哦,哈尔,别这样!“她哭叫道,夺过鞭子。“可怜的狗。你必须发誓从此要善待他们,不然我就呆在这儿不走了。“

“你懂什么,“哈尔回答,“别管我。狗都是犯懒的,你必须鞭打它们。这道理人人皆知,不信你问问那些人。“

玛尔赛蒂转身去看围观的人。

“他们太累了,如果你真想知道答案的话,“一个人说。“他们干的太苦了,着实需要休息一下。“

“休息?“哈尔笑道。“这些蠢狗只是犯懒。“

现在玛尔赛蒂认为她弟弟是对的。“别听那人的,“她说。“你驾驭我们的狗,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办。“

于是哈尔对狗抡起了鞭子。他们拉呀拉呀,但是雪撬仍然原地不动。正当哈尔抽打狗的时候,玛尔赛蒂又制止了他,然后她用手搂住巴克。

“你这可怜的,可怜的宝贝,“她说,“你为什么不使劲拉呢——这样没有人会打你了。“

其中一个观望的人又说话了,“我可不愿管你们,“他说,“但我认为狗太可怜了。雪撬冻到雪地上了,你必须把冰砸开,从一边向另一边推雪撬可以破冰。“

哈尔又试了一次,但这一次他终于把雪撬下的冰弄破了,沉重的雪撬慢慢地开始移动。巴克和他的队伍艰难地在鞭打下拉着雪撬,100米之后他们不得不拐到另一条街上去。拉着头重脚轻的雪撬是很难转弯的,何况哈尔又不是个赶车的好手。转弯时,雪撬向一边倾斜,把一些包裹和箱子扔到了街上,但狗并未停住脚。雪撬此时不再那么沉重,而他们拉起来容易多了。鞭答激怒了他们,他们开始奔跑。哈尔叫着“停下“,但狗却继续在斯开格威跑着,其余的行李也随着他们的奔跑纷纷掉下来。

人们帮着拉住狗,捡起街上掉落的行李。他们还告诉这些人如果他们想到达道桑,他们需要多一倍的狗,而行李必须减半。哈尔和查尔斯返回营地,开始检查行李,扔掉多余的东西。帐篷,毯子和碟子被拿了下来。玛尔赛蒂哭喊起来,她大部分衣服也被扔掉了。最后他们结束时,玛尔赛蒂仍然在哭泣。路上仍然有许多行李,而雪撬上的东西仍然太多。

然后查尔斯和哈尔跑出去买了6条狗,现在他们有14条狗。但是这些新狗并不是真正的拉雪撬的狗,他们不知道如何工作。查尔斯和哈尔给他们套上挽具,但巴克却无法教他们如何拉雪撬。于是有了6条根本不会拉车的狗,和8条在跋涉了4000公里之后筋疲力尽的狗。但查尔斯和哈尔很高兴,他们的狗比斯开格威任何一座雪撬上的狗都多。他们根本不知道没有一个雪撬可以负载14条狗的食物。

第二天早上,巴克带领狗队沿街出发了。他们走得很慢,因为在旅途开始前他们就很疲惫了。巴克已经从道桑来回往返了两次,他不想再跑了。他观察了查尔斯、哈尔和玛尔赛蒂,他看出他们对所有的事情都手足无措。而且,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发现他们学不会任何东西。他们花掉半个夜晚准备晚上的休息;然后又花了半个早晨才准备停当起程。而真正起程后,他们经常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有些东西从雪撬上滑落下来,有一阵子他们每天只走20公里,有时只走10公里。

他们起程时就没有足够的狗食。现在他们的给养用得太快了。哈尔给狗加餐因为他想让他们更加卖力地拉车。玛尔赛蒂也总是多给狗食物,因为她可怜他们。但是他们需要的不是食物,而是休息。

很快,哈尔发现他们只走了去道桑的四分之一的路,却吃掉了一半的食物,他不得不减少给狗的食物。少给狗食物容易办到,但是却无法让他们跑快。

达布在离开斯开格威的一路都拉得很卖力,但是他的腿受了伤。他的腿伤越来越厉害,直到最后哈尔不得不杀了他。那6条新狗,由于饥饿和辛苦而病弱不堪,很快就死掉了。

哈尔、查尔斯和玛尔赛蒂开始旅行时高高兴兴,但现在他们疲惫,暴躁又沮丧。查尔斯和哈尔为每件事争吵不休,每个人都自觉比别人干的活儿更多。玛尔赛蒂也不高兴,因为她觉得她不应该工作。她很累,所以就坐到雪撬上,这使狗的工作更加艰难。她一直坐着直到狗拉不动雪撬了。男人们请求她走路。但她不肯离开雪撬,一天他们把她抬了下来,她坐到雪地上不肯起来,他们扔下她走了5公里,然后又返回来捎上了她。

巴克和其余的狗都已瘦得皮包骨头了。他们能拉车时就拉,拉不动时就倒在雪地上,当鞭子抽打下来时,就再站起来吃力地拉雪撬。

一天,贝利倒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哈尔杀了他然后把他抛在了雪地上。巴克和别的狗都意识到他们很快也要死去。第二天,科娜也死了,现在只剩下五条狗:乔,派克,独眼索拉克斯,蒂克还有巴克。

美丽的春天终于来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在一个可爱的早晨,两个人,和5条狗拉着雪撬上的玛尔赛蒂,抵达了白河河畔,约翰·桑顿的营地。他们刚停下来,狗立刻瘫倒在地休息。

约翰·桑顿正在做一把斧子,他一边同哈尔聊天一边干活儿。

“现在过河安全吗?“哈尔问道。

“不行,冰太薄了,非常危险。“桑顿回答。

“人们老早就告诉过我们这个。“哈尔笑道,“但是我们平安到了这里。“

“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从这儿过白河。“桑顿说。

“也就你这么想吧,“哈尔说,“但我们无论如何是要到道桑去的。“他拾起鞭子。“来,巴克!现在起来!我们走!“

桑顿继续他的工作。他已经警告过他们,但是他知道他无法阻止这些愚蠢的人。

但是巴克却没有起来,索拉克斯慢腾腾地爬起来,然后是蒂克和乔,最后是派克。只有巴克没挪身子,鞭子一次又一次抽到他的身上。桑顿想说什么,又忍住了,然后他开始走来走去。

哈尔放下鞭子开始用木棍打巴克。但是巴克铁了心不再站起来。整整一天他的脚下都是稀薄的冰,现在他看到那不堪重负的冰层就在面前。木棍劈头盖脸砸下来,而巴克却全无知觉。

突然,伴着一声狂吼,约翰·桑顿扑向哈尔,把他向后撞去。玛尔赛蒂尖叫起来。

“如果你再动那狗一下,我就宰了你,“桑顿怒喊着。

“他是我的狗。“哈尔回答说,他的脸上沾着鲜血。“别碍我的事儿,否则我连你一块揍,我要去道桑。“

桑顿站在哈尔和巴克中间一动未动。哈尔抽出了他的长刀,但是桑顿把它打落了。玛尔赛蒂又尖叫起来,然后桑顿拾起哈尔的长刀,劈开巴克身上的挽具。

哈尔并不想打架,何况为巴克也不值得去打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哈尔驾着雪撬向河驶去。巴克抬起头望着移动的雪撬。派克打头,乔,蒂克和索拉克斯跟在他后面。哈尔走在雪撬前面,玛尔赛蒂坐在雪撬上,查尔斯随后。

巴克一边看着他们,桑顿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身体,寻找着破碎的骨头。巴克虽然瘦骨嶙峋,衰疲不已,但桑顿却仍然觉得他有救。人和狗一起注视着雪撬缓缓地行到河中央。突然雪撬的后部陷了下去,前部向空中翘起。玛尔赛蒂尖叫起来,查尔斯转身刚后退了一步,随后一大块冰破裂了,雪撬、狗还有人一起没了踪影,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大洞。

约翰·桑顿和巴克互相对视着。

“你这可怜儿,“约翰·桑顿说,巴克舔着他的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