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

             

第23章

白衣女人 by 威尔基·柯林斯

2011-12-9 14:04

需要我说明:看到来客的名片,我首先想到了什么吗?当然无需说明。我妹妹嫁的是一个外国人,所以,凡是头脑清楚的人都只会产生同一个念头:伯爵肯定是向我借钱来了。
“路易,“我说,“如果给他五先令,你看能把他打发走吗?“
路易露出很诧异的神气。而且,我异常吃惊的是,他说我妹妹的外国丈夫衣冠楚楚,看来很是得意。听到这种情况,我最初的想法就有了一些转变。这时候我料定了伯爵是因为自己夫妻间有什么纠纷不能解决,所以,像其他亲属一样,又把那些麻烦事一起推到我身上来了。
“他说有什么事吗?“我问。
“福斯科伯爵说,他上这儿来,老爷,是因为哈尔科姆小姐设法离开黑水园府邸。“
这分明又有麻烦事了。并不像我所猜想的是他自己的事,而是亲爱的玛丽安的事。反正是麻烦事。我的天哪!
“请他进来吧,“我无可奈何地说。
伯爵一走进来就吓了我一大跳。他身材那样魁梧,我看了直发抖,我肯定他会使地板震动,会把我的艺术品都碰翻了。可是,他并没这样。他穿着漂亮的夏季服装,带着迷人的微笑,态度安详镇静,讨人欢喜。我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非常好。尽管承认以上这一点会说明我缺乏鉴别人的能力(只要看下面的事就可以知道了),但是我这人生性坦率,所以仍旧要承认这一点。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费尔利先生,“他说,“我是从黑水园府邸来的,很荣幸地说,我就是福斯科夫人的夫婿。我之所以这样直率地提一句,为的是请您别把我当外人招待。我恳求您别费神——我恳求您不用动。“
“多谢您照顾,“我回答,“要是我精神好,能站起来就好了。很高兴能在利默里奇见到您。就请椅子上坐吧。“
“我担心您今天身体很不舒服哩,“伯爵说。
“一向是这样啊,“我说,“我这人只不过是一束神经,装扮得像个人样儿罢了。“
“我从前研究过好多门科学,“这位富有同情心的人说。“其中有一门就是有关神经的高深学问。我可以提一个建议,一个既十分简单又非常有意义的建议吗?您可否让我调节一下您屋子里的光线?“
“当然可以——不过请您当心,别让那光照在我身上。“
他走到窗口。他和亲爱的玛丽安形成多么鲜明的对照啊!一举一动,多么顾念着别人啊!
“光线是最不可缺少的东西,“他说话的口气亲切悦耳,病人听了觉得很舒坦。“光线不但给人刺激,还能起到补养和维护的作用。您不能缺少它,就像不能缺少花儿一样,费尔利先生。请看。这儿,您坐的地方,我关上百叶窗,让您安静。那儿,您不坐的地方,我拉起窗帘,让振奋精神的阳光照射进来。如果阳光照射在身上您受不了,那么就单让它照在您屋子里。阁下,阳光有如上天的伟大意旨。接受上天的意旨,必须自己作出安排。您接受阳光,也是如此。“
我觉得这话颇有说服力,而且说这话的很体贴人。我听信了他的话——至少是在他谈到光线的时候,我确实听信了他的话。
“您瞧,我感到很为难,“他说时回到他的坐位上,“说真的,费尔利先生,您瞧,我当着您的面感到很为难。“
“这话我听了确实很惊讶。请问这是为了什么?“
“阁下,我走进了这间屋子(瞧您坐在这里,身体这样不舒服),看到您四周摆着这些精美的艺术品,我能不觉察出:您是一位敏感的人,是一位永远富有同情心的人吗?请告诉我:我能不这样想吗?“
如果我有力气在椅子里坐直了,我肯定要向他鞠躬。因为我没力气,我只好笑着表示感谢。反正这也是一样,因为我们俩已经彼此了解了。
“请听我是怎样想法的,“伯爵接下去说,“瞧我坐在这儿,自己是一个心细和敏感的人,面对着的也是一位心细和敏感的人。我现在明知道,由于必须提到一些性质十分悲哀的家事,就会伤害那些敏感的心情。而那又必然会带来什么后果呢?刚才我已经向您说过。我感到很为难哪。“
是不是从这时候起,我开始怀疑他要变得讨人厌了呢?我相信是从这时候起。
“是不是绝对需要去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呢?“我问,“用我们浅显的英语说,福斯科伯爵,是不是可以把它们‘摆开’了?“
伯爵神情十分严肃,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真的必须听吗?“
他把肩膀一耸(自从他走进屋子,这是他做出的第一个外国人的姿势),露出咄咄逼人的精明神气望了望我。我的本能告诉我,最好还是闭上眼睛。于是我顺从了我的本能。
“请慢慢地说,“我央求他,“是谁死了吗?“
“谁死了!“伯爵用外国人那种不必要的激动口气大喊。“费尔利先生!您贵国人士的这种镇静态度吓倒了我。老天爷,我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会使您想到我是来报丧的?“
“请原谅,“我回答。“您并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每次遇到这种烦恼的情况,我照例要为最坏的事作准备。据说,这样迎头应付打击,就可以减轻它的威力和什么的。当然,听到没有死人,我感到说不出的快慰。那么,是谁病了吗?“
我张开眼睛,向他望了望。难道他进来的时候,脸就是这样很黄的吗?还是前一两分钟里变得这样黄了?我实在拿它不准,我又不能问路易,因为当时他不在屋子里。
“是谁病了吗?“我又问了一句,这时注意到我国人士的镇静态度给他的影响好像仍旧没消除。
“这就是我带来的一部分坏消息,费尔利先生。可不是。有人病了。“
“真的,我很难过。是谁病了?“
“我非常痛心,是哈尔科姆小姐病了。也许,您多少已经预感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吧?看到哈尔科姆小姐没按照您的意思到这儿来,又没寄来第二封信,您又是心痛又是着急,也许已经担心她生病了吧?“
我也相信自己又是心痛又是着急,在一个时期里确实是那样忧愁担心来着,只是这会儿可怜我竟然完全想不起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是,我要承认这一点,因为对自己应当有一句说一句嘛。我很惊讶。亲爱的玛丽安那样强健,真不像是会生病的人,我只能猜想她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从马上摔下来了,在楼梯上脚踏空了。或是诸如此类的事。
“病情严重吗?“我问。
“确实很严重,“他回答。“我只能希望它不危险。哈尔科姆小姐不幸被一场大雨淋湿。受的风寒很重,现在出现了最坏的后果:她发高烧了。“
一听到“高烧“两个字,同时想起这会儿和我谈话的讨厌家伙刚从黑水园府邸里来,我差点儿当场昏了过去。
“老天爷!“我说,“这病是传染性的吗?“
“目前还不是,“他回答,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情叫人看了厌恶。“它会变成传染性的——但是我离开黑水园府邸的时候,还没出现什么难治的并发症。对这件事我非常关心,费尔利先生——我曾经尽力协助,经常看护病人,观察病情——请相信我的保证:我上次看到她的时候,高烧是非传染性的。“
相信他的保证!我生平最不相信任何人的保证。他向我赌咒发誓我也不会相信。瞧他脸色这么黄,谁能相信他的话。他那副样儿活脱就是西印度群岛传染病的化身。这样一个大胖子,他随身可以带来成吨的伤寒病菌,可以用猩红热病菌给他走过的这条地毯染上颜色。在紧急情况下我会很快拿定主意,我立刻决定打发他走。
“请您原谅一个病人,“我说,“无论是谈什么,只要时间一长,我就会感到难受。是否可以请问一声:您来这儿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我迫切地希望,这句十分露骨的话一出口,就会使他狼狈不堪——使他张慌失措——使他只好赔礼道歉——总而言之,使他离开这间屋子。可是,真没想到,这句话反而使他坐定在椅子里。他更显得一本正经,准备无话不谈。他举起了两个可怕的手指,又咄咄逼人地向我露出一副精明的神气。这叫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没力气和他争吵。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当时的处境。那是能用语言形容的吗?我想那是不能的啊。
“我来这儿的目的,“他接下去说,我没法阻止他,“就像我的指头表明的,一共有两个。第一,我怀着十分惋惜的心情,来证实珀西瓦尔爵士和格莱德夫人之间不幸发生了失和的事。我是珀西瓦尔爵士最老的朋友;我内人和格莱德夫人有着亲属关系;我曾经亲眼目睹黑水园府邸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凭以上三点,我,在地位上有资格,在关系上够密切,才会满怀同情来和您谈这件事。阁下,您是格莱德夫人府上的一家之长,现在我向您报告,哈尔科姆小姐在她给您的信里所说的一切都千真万确。我可以证实:只有采用这位有见识的小姐所提出的办法,您才可以保全面子。暂时把他们夫妻分开,是和平解决这场纠纷的唯一办法。现在暂时让他们分开,等到所有招惹气恼的原因都消除了,那时候我,这会儿向您报告这件事的人,就要负责把珀西瓦尔爵士开导明白。格莱德夫人是无辜的,格莱德夫人是受了伤害的,但是——现在请听我是怎样想的!——正是由于这个原故(谈到这里,连我也为此事感到惭愧),她一天待在丈夫家里,一天就会招来气恼的事。除了您府上,再没有其他适合于她待的地方。我请求您把她接回来!“
说得倒轻巧呀。现在他们夫妻间发生争吵,好像是英国南方下着一场冰雹,而这个衣服褶缝里满都是高烧病菌的人却邀我从英国北部赶到那儿去吃雹了呀。我要愤慨地阐明我的观点,说出以上的想法。伯爵却不慌不忙地屈起了一个可怕的手指,仍旧伸着另一个指头,接着说下去——那情景就仿佛是驾着一辆车在我身上辗过,甚至没像一般车夫那样当心地吆喝一声就把我撞倒了。
“再请您留心听听我是怎样想的,“他又接下去说,“您已经听我谈了第一个目的。我到府上来的第二个目的是,要处理哈尔科姆小姐因为生病而不能亲自处理的事。由于我富有经验,所以黑水园府邸里的人遇到什么困难的问题,都要来和我商量,有关您这次在给哈尔科姆小姐信中谈到的那个大家关心的问题,他们也来向我讨主意。我立刻理解到(因为我和您的想法一致嘛),您为什么在答应邀格莱德夫人前来之前,要让哈尔科姆小姐先来这儿。您不肯贸然把一位太太接来,您要事先确定做丈夫的不会来接她回来,阁下,这一想法完全正确。我同意您的想法。我还同意:有一些需要说明的话,由于牵涉到了这些困难,不适宜于在信上商量。单说我情愿亲自到府上来(虽然这对我很不方便),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证明我以下要说的是实话。我要说的是:我福斯科要比哈尔科姆小姐更了解珀西瓦尔爵士,我可以用我的信誉向您担保,他太太住在这儿的期间,他不会到府上来,不会和府上发生任何关系。他现在要处理的那些事很棘手。就让格莱德夫人离开他,让他可以有行动的自由吧。我向您保证,他将利用有行动自由的机会,在可以分身的时候尽早再去大陆。这情况您已经十分清楚了吗?好的,很清楚了。那么,您要向我提出问题吗?如果有问题,我可以在这里答复。问吧,费尔利先生——请您问吧,尽量地问吧。“
他不管我是否愿意听,已经谈了这么许多话;看来,很可能,他不管我是否愿意听,还要谈更多的话,所以,完全出于自卫,我婉言谢绝了他善意的要求。
“非常感谢,“我回答,“我这就要死了。病得像我这样,我一向都只有接受一切的份儿。这一次也就让我这样吧。我们俩已经彼此很了解了。可不是。说真的,对您美意的调停非常感谢。要是有一天我身体好起来,要是有一天我再有机会会见——“
他站起来了。我以为他要走了。不。他还要谈下去;还要扩散传染病毒——而且是在我房间里;记住了:是在我的房间里啊!
“等一等,“他说,“临走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说。向您告别的时候,我还要请您注意一件十分必要的事。是这样一件事,阁下!您决不可以等到哈尔科姆小姐病好了以后才去接格莱德夫人。现在护理哈尔科姆小姐的有医生,有黑水园府邸的女管家,还有一位经验丰富的看护——对这三个人的能力和责任心,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担保,这是我要让您知道的。我还要让您知道一件事:格莱德夫人因为担心她姐姐的病,已经影响了自己的情绪和健康,现在她已经完全不能服侍病人了。她和她先生之间的关系,也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加恶劣和危险了。如果再让她留在黑水园府邸里,那非但不会使她姐姐早日恢复健康,反而会使您受到批评,而为了家庭神圣的利害关系,这种危险是咱们都必须避免的。我衷心劝告,您应当立刻写信给格莱德夫人,接她回来,以免承担耽误了这件事的重大责任。只要您尽了这项责任,这项亲属无可推诿的光荣责任,以后无论再出什么事故,谁也不能责怪您了。我是根据自己丰富的经验说这些话;我是像一个要好的朋友那样提出这样的忠告。您接受吗——接受,还是不接受?“
我朝他瞪了一眼(仅仅是朝他瞪了一眼),脸上处处表示出:我对他那自信的态度感到惊奇,正在决定摇铃唤路易来请他出去。说来他们也许不信,然而当时的情况确是如此:好像我的表情并未对他产生丝毫影响。他真是生来就麻木不仁的——明明是生来就麻木不仁的。
“您拿不定主意吗?“他说,“费尔利先生!我能理解您为什么这样拿不定主意!您是因为不赞成——瞧,阁下,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我看透了您的心事!——您是因为格莱德夫人身体不好,精神欠佳,所以不赞成她一个人长途跋涉,从汉普郡赶到这儿来。您知道她的贴身女仆已经被辞退了,现在黑水园府邸又没有一个合适的仆人可以陪她上路,她要从英国那一头赶到这一头。还有一件事您也不赞成,那就是来这儿的时候要经过伦敦,她中途不能很舒适地停下来休息,而由于人地生疏,她又不能找到一个舒适的旅馆。瞧,我能一下子说出以上两个您不赞成的理由,但是我同时又可以一下子把这两个理由都给推翻了。请您最后一次留心听听我的想法。和珀西瓦尔爵士一同来英国的时候,我就想到要定居在伦敦附近。这一设想最近终于圆满地实现了。我在一个叫圣约翰林的地区租下了一所有家具的小房子,租赁期是六个月。先请您记住这一点,再请您注意我现在提出的办法。格莱德夫人前往伦敦(那段路程很短)——我会亲自去车站把她接到舍下(也就是她姑母家里),让她休息过夜——等她精神恢复以后,我再送她到火车站——等她抵达此地,她的贴身女仆(这会儿在您府上)就到车厢门口去接她。这样,舒适问题考虑到了,规矩习惯问题考虑到了,而您的责任——对一位需要招待、安慰和保护的可怜的夫人应尽的责任——也就可以全部很容易地、很顺当地尽到了。为了贵家族的神圣的利害关系,阁下,我恳切地请求您协助我所作的努力。我今天为这位不幸受到伤害的夫人请命,正式敦促您写一封信,由我去转交给她,欢迎她到您府上来(并将受到热诚的招待),同时欢迎她到舍下去(并将受到热诚的招待)。“
他把那只可怕的手向我挥了挥——他在那带有传染病菌的胸口拍了拍——他像发表演说似的对我大放厥词,就仿佛我是卧病在众议院里似的。现在必须断然采取不顾一切的手段了。再说,现在必须唤路易来,给这间屋子烟熏消毒,预防传染了。
就在这样紧急的困难关头,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可以说是一个一举两得的绝妙主意。为了结束伯爵没完没了的罗嗦,为了解决格莱德夫人没完没了的麻烦事,我决定答应这个可恨的外国佬的请求,立刻把这封信写了。这样的邀请完全不会有被接受的危险,因为,只要玛丽安还在卧病,劳娜就绝对不会同意离开黑水园府邸。像这样对我有利和可喜的一重障碍,竟然没被这位爱管闲事的、精明过人的伯爵注意到,这是难以想象的——然而,他确是没注意到。我生怕他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会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在极大程度的刺激下,我挣扎着坐好,抢过了(真的是“抢过了“)我身边的笔和纸,好像是一个办公室里的低级职员,飞快地写完了这封信。“最亲爱的劳娜:请随便什么时候来吧。路过伦敦,可以在你姑母家过夜。听到亲爱的玛丽安生病,我十分忧虑。你亲爱的叔父。“我隔开远远地把信递给了伯爵——我又倒在椅子里——我说:“请原谅——这下子我可完全累坏了,再也不能动了。您下楼去休息,去用便饭好吗?向大家问好。再见啦。“
他又发表了一通谈话——真是一个完全不知道疲劳的人。我闭起了眼睛;我尽可能少去听他的谈话。然而,尽管试图充耳不闻,结果我仍不免听进了许多。我这位唠叨没完的妹夫,为我们这次谈话取得的成果向自己祝贺,也向我祝贺;他又谈了许多他的同情心和我的同情心;他为我衰弱的身体表示惋惜;他要给我开一张药方;他叫我无论如何别忘了他刚才谈到的光线的重要性;他接受了我的殷勤邀请,准备去休息和进午餐;他说我两三天内就可以盼望格莱德夫人来到;他请我不要单为了这次分离而感到不快,而是应当想到将来后会有期;他又说了一大堆话,那些话幸而我当时没去留心听,所以如今也就全都忘了。我只听到他那表示同情的声音逐渐远离开了我,然而,尽管他身体那样肥大,我却始终没听见他的脚步声。他具有一种消极的美德,那就是举动毫无声响。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了门,什么时候关上了它。经过一阵岑寂,我又大胆地张开眼睛——这时他已经走了。
我摇铃唤路易,然后到浴室里去。他给我在水里加了些香醋,让我洗了个温水浴,再给我的书房好好地熏了一次:这些显然是必要的预防措施,我当然要一一加以采用。我很高兴,这些措施收到了效益。我按照老习惯睡了午觉。我醒来感到很凉爽。
我首先是打听伯爵的去向。难道他真的离开了我们?可不是,他搭下午的火车走了。他吃了午饭吗?吃了,那么他吃了些什么呢?吃的都是果馅饼和奶油。多么奇怪的人物啊!多么了不起的胃口啊!
还需要我谈什么吗?我想,不需要了吧。我已经尽心竭力完成了他们交给我的任务。至于此后发生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事,幸而它们不是发生在我所在的地方。我千万请大家别狠下心肠,甚至把那些事也归罪于我。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我不能为一件完全无法预见的惨祸负责。这件事沉重地打击了我;我为这件事受到的痛苦是任何其他人不曾受到过的。我的听差路易(他虽然愚昧无知,但对我确是忠心耿耿)就相信,我永远不能把这件事排遣开。现在他看见我一面口授,一面用手绢儿擦眼泪。我还要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这不是我的错,我的力量已经耗尽,我的心已经破碎。还需要我说什么呢?
黑水园府邸女管家伊莱札·迈克尔森太太
继续叙述事情经过

1

有人要求我,根据我所知道的一切,将哈尔科姆小姐患病的经过,以及格莱德夫人离开黑水园府邸的情形,写出一份简明的材料。
请我写这份材料,据说是要我证明一件事实。身为一位英国教会牧师的遗孀(由于不幸的遭遇,无奈只得出外帮人家了),我一向学会把事实与真理放在首位来考虑问题。所以我同意了这一要求,否则,由于不愿与不愉快的家庭纠纷发生牵连,这件事我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作记录,因此不能一天不差地把日期说得很准;但是我相信,如果说哈尔科姆小姐是六月的下半月或者最后十天里得了重病,那准没错。在黑水园府邸,早餐一向开得很迟——有时候要迟到十点,从来不会早于九点半。现在我要谈的那一天早晨,哈尔科姆小姐(她平时总是第一个下楼)没来用早餐。主人等候了一刻钟,就派女仆头儿去看,可是女仆头儿吓得丧魂落魄地从房间里跑出来了。我在楼梯上撞见了她,就立刻赶到哈尔科姆小姐屋子里,打听出了什么事故。可怜的小姐已不能向我说话。她神志不清,四肢火热,手里握着一枝笔,正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格莱德夫人(如今我已经不在珀西瓦尔爵士府上管家,因此对我以前的女主人称某某夫人,而不再管她叫“我的太太“,我想这总不算失礼吧)第一个从自己卧室里走进来。她十分惊慌烦躁,什么事都不会照料。随后福斯科伯爵和他夫人也立刻赶上了楼,他们俩不但态度亲切,也很能出力。伯爵夫人帮着我把哈尔科姆小姐送上床安睡。伯爵留在起居室里,讨去了我的药箱,为哈尔科姆小姐调配了药,还给她制了冷罨头部的清凉剂,这样就不致于在医生没到之前耽误了时间。他打发马夫骑马到最近的橡树山庄去请行医的道森先生。
道森先生一小时内就到了。附近一带人家都知道这位已经上了年纪、相当有地位的医生。一听到他说病情十分严重,我们都吓慌了。
伯爵大人很和气地跟道森先生谈话,坦率而得体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道森先生可不大客气,他问伯爵这是不是一位医生的意见,而当他听到发表意见的并不是一位专业医生,仅仅是一个研究医学的人,他就说他不习惯和业余医学家商量问题。性情十分温和文雅的伯爵,笑嘻嘻地离开了屋子。他临出门之前对我说,这一天如果有事要找他,可以到湖边的船库里去找。我不知道他上那儿去干什么。然而他确实是去了,并且整天留在那里,直到下午七点,也就是开晚饭的时候才回来。也许他是要自己做一个榜样,叫大家都尽可能让屋子里保持清静吧。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是一位最体贴人家的贵族。
那天夜里,哈尔科姆小姐的情况很不好;她的体温一会儿升高一会儿降低,凌晨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坏了。因为无法在附近找到一个合适的看护来照应病人,伯爵夫人和我就负起了这项责任,轮流守着她。格莱德夫人很不懂事,硬要和我们一起熬夜。她情绪太紧张,身体又虚弱,为了哈尔科姆小姐的病一味地烦躁,不能镇静下来。这样她只会急坏了自己的身体,并不能给人家一点儿切实的帮助。虽然像她这样温和可亲的太太你找不出第二个,但是她会哭,又害怕,而由于这两个缺点,她就完全不适合于担任护理工作。
珀西瓦尔爵士和伯爵早晨来探望病人。
珀西瓦尔爵士(据我猜想,那是因为看到哈尔科姆小姐生病,知道他太太伤心,所以为此感到烦恼吧)显得神情恍惚,心神不定。相反,伯爵仍旧那样镇静,而且兴致很好。他一手拿着一顶草帽,一手拿着一本书,我听见他对珀西瓦尔爵士说,这会儿又要出去,到湖边去用功看书。“咱们还是让屋子里保持安静吧,“他说。“现在哈尔科姆小姐不舒服,我的朋友,让咱们各走各的路。我用功看书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再见啦,迈克尔森太太。“
珀西瓦尔爵士离开我的时候,可不像这样殷勤有礼,他对人不大客气——也许应当说遇事不大冷静。把我当作落了难的上等妇女看待的,整个宅门里就只有伯爵一个人。他一举一动都显出是一位地道的贵族;他对每一个人都体贴入微。就连那个侍候格莱德夫人的女仆(名叫范妮),也没被他忘了。珀西瓦尔爵士赶走了她,伯爵(当时正在给我看他那些可爱的小鸟儿)就表示十分同情,急于知道:她后来怎样了,那天离开了黑水园府邸准备上哪儿去,等等。单是在这些细小的关注上,就可以看出一个出身贵族的人的种种优点。我认为应当让大伙知道这些可以如实反映伯爵为人的细节,因为,据我知道,有些人对他的人品批评得过分地严厉了。一位贵族能尊重一个落难的上等人家妇女,能像慈父般关心一个卑微的女仆的遭遇,这就说明他的高尚的原则和感情是不容怀疑的。我这不是在发表什么意见,我只是提供一些事实。我生平的为人处世之道是:不去批评他人,以免他人批评我。我亲爱的丈夫发表过一篇十分精彩的讲道词,它讨论的就是这个题目。我经常读它——那篇讲道词载在我新寡时教友捐款刊印的一本集子里——每次把它重读一遍,我总会在精神上获得更多的教益和启发。
哈尔科姆小姐的病情并未好转;第二天晚上比头一天晚上更坏了。道森先生一直在给她诊断。护理的责任仍由伯爵夫人和我两人分担;虽然我们俩都劝格莱德夫人去休息,但她坚持要和我们一起熬夜。“我无论如何要守在玛丽安的床前,“她老是这样回答。“不管我病倒也好,不病倒也好,反正我的眼睛不能离开她。“
将近晌午,我到楼下去处理一些日常事务。一小时后,回病房时,我看见伯爵(他第三次一早就出了门)喜形于色,走进了门厅。就在这当儿,珀西瓦尔爵士从书房门里探出头来,急煎煎地对他高贵的朋友说了这么一句:“找到她了吗?“
伯爵肥大的脸上堆满了恬静的笑容,但是他并不答话。这时珀西瓦尔回过头来,注意到我正走向楼梯口,就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进来,把事情经过说给我听听,“他对伯爵说,“瞧,只要家里有女人,少不了总有她们一会儿上楼一会儿下楼。“
“我的好珀西瓦尔,“伯爵和蔼地说,“迈克尔森太太有事情要料理嘛。你应当像我一样衷心地赞扬她任务完成得出色才是!病人的情形怎么样了,迈克尔森太太?“
“没有好转,爵爷,我真着急。“
“多么糟心——真叫人糟心啊!“伯爵说,“您好像很疲劳了,迈克尔森太太。现在必须找一个人来帮助您和我太太做护理工作。也许我在这方面有办法出点儿力。福斯科夫人明后天有事去伦敦。她准备一早动身,当天夜里赶回;她可以带一位能力和品性都极为可靠的看护来,这位看护现在正闲着没事,可以来接替您。我太太知道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在她没来之前,请您别在大夫面前提到她,因为,凡是我荐来的人,他都会歧视。等她到了这儿,她会凭自己的表现来证明一切;那时候道森先生没有理由可以推托,少不得只好雇用她了。格莱德夫人也会谅解的。请代我向格莱德夫人问候。“
我对伯爵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表示感谢。珀西瓦尔爵士打断了我的话,他唤他的贵友(我很不好意思说,他在这里用了一个很粗俗的词儿)快些到书房里去,别叫他老在那儿等候。
我向楼上走去。瞧我们都是一些容易犯错误的可怜人啊;一个妇女,不论怎样坚持原则,她总不能永远提高警惕,抵抗无聊的好奇心的引诱。说来也惭愧,无聊的好奇心这一次竟然战胜了我的原则:我很想打听清楚珀西瓦尔爵士在书房门口向他高贵的朋友所提的问题。伯爵那天早晨在黑水园是出去用功看书吗?他会找到了什么人呢?从珀西瓦尔爵士的问话中,可以听出那是一个女的。我倒不是怀疑伯爵会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因为我十分了解他的为人。我只是向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